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二章江水如潮

      茹姐娇羞的在他耳边说:"饶了姐姐吧!"

      龙剑飞笑了笑,右手退出她的裙子,左手轻搂她的纤腰,说:"我给姐姐拿水喝."茹姐瞪了他一眼,接过矿泉水瓶,另一只手在他胳膊上狠狠扭了一下.他轻拥着她,彼此倾听着心跳.

      阿飞意犹未尽,手总想再探芳泽,嘴儿也不老实的轻吻着她的秀发.柳玉茹毕竟已是少妇,经过了阵仗,知道他现在百爪挠心,自己也是仿佛又回到了初恋的时光,芳心也是如鹿儿乱撞.茹姐小声说:"看外面的夜色多么美丽."她转过身子看着窗外,阿飞心有灵犀,也俯过身子,很舒服的将头趴在她香肩上,双手从后面搂住她的小腹,阿飞温柔的吻住茹姐的粉颈,茹姐娇躯微颤,他的舌头轻舔她的耳垂,她幸福的闭上眼睛.柳玉茹颤抖着使出最后一点力气抓住阿飞的双手,说:"好弟弟,不要这样,先饶了姐姐吧,好吗?"

      阿飞略为满足,又轻吻茹姐一下,拥着她甜甜睡去

      一路郎情妾意,却也比真个欢好还要**.

      次日下午,到了南方市——六朝古都——虎踞龙盘的石头城.龙剑飞和柳玉茹在暮色初上时分,打的来到了宁华新区——茹姐大学室友周玉媚的家.

      春水凫游溪,松石燕子矶.树高鸟瞳远,潮涨水流疾.孤寺禅僧少,危桥过客稀.青云何处去?春归应有期.南方市不象北京上海有很多回头率很高的人文自然景观,除了玄武湖值得一看再看,其他的大多都是看景不如听景,不忍破坏心里的那份美.

      生活了四年的南方市,分别了两年的金石头,我们又见面了.怪不得内心的感慨,龙剑飞跟随柳玉茹来到了她同学的家里.周玉媚,本是医学系护理班的,柳玉茹是中文系的,不同系的两人却分到了同一个宿舍,成了私交甚笃的闺中密友.姣好甜美的面容,娇小玲珑而丰满有型的身材,标准的东方美女.她娇叫着和柳玉茹拥抱在一起,莺声燕语,一诉别后衷肠,倒把龙剑飞冷落一旁.

      一会儿,柳玉茹才想起介绍,"阿飞,这就是我经常给你说的周玉媚姐姐,我们的美女白衣天使.这是我的表弟龙剑飞,他是我们的小学弟."

      周玉媚上下打量着龙剑飞,然后在柳玉茹耳边说了一句话,柳玉茹娇嗔着要扭她,她娇笑着把他们领进餐厅.

      餐桌上摆放着四菜一汤,热气腾腾.

      "刚从微波炉里拿出来,你们赶快吃吧."周玉媚道.

      "玉媚,伯父伯母呢?"茹姐问道.

      "他们在雨花台那里新房住呢.电饭煲里有米饭,你们吃完饭,洗了澡早点休息吧.我今天医院夜班,明天早晨回来,咱们再聊."周玉媚说着进了卧室.

      阿飞接了两杯水,茹姐盛了两碗饭,周玉媚走出卧室,时尚的背带短裙,一双浑圆白嫩的**,肉色亮光丝袜显得愈发性感."你们自便,阿飞,不要拘束啊."

      "谢谢媚姐."

      周玉媚挎着小包临走时又在柳玉茹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茹姐娇羞着追着要打,周玉媚早娇笑着跑远了.

      龙剑飞笑道:"啊,南京盐水鸭,凉拌黄瓜,青椒辣子鸡,水煮干丝,紫菜蛋汤,不错.茹姐,来吃吧."

      柳玉茹从包里拿出一瓶药,阿飞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问道:"茹姐,你是不是胃不太好啊?"

      "是啊."

      "腿有时还酸疼?"

      茹姐纳闷了:"对啊,你怎么知道的?"

      "我握住你的手就知道了.你有些胃酸,可能平时吃饭不太正常;生过孩子的女人都有些缺钙,所以容易腰酸腿痛的."

      茹姐更惊奇了:"你什么时候学的医术啊?"

      龙剑飞笑道:"我小时候学过武术和中医,可是最近发现我能感觉到别人的疾病,可能就是那次昏迷之后."

      茹姐笑道:"你不会有了特异功能了吧?"

      龙剑飞微笑着握住茹姐的手,"你别说话."柳玉茹似信非信的没有动弹,看见他的手在自己胃部按住抚摸了一会,热热的,麻麻的,十分舒服.他的手划过腿部,抚摸到哪,一股热流涌过,真应了那个广告: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胃也不涨气了."啊,好弟弟,你真神了."

      阿飞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天问问玉媚姐姐,要么问问医院的专家教授."

      柳玉茹揶揄道:"玉媚姐姐喊的好甜啊,可惜人家没有听见啊."

      阿飞羞的脸通红,不敢说话,低头吃饭.

      柳玉茹洗了澡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龙剑飞洗澡出来,见茹姐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她穿着周玉媚的丝织睡衣,两条雪白的**露在外面,无限诱惑.

      "茹姐,茹姐,你上床睡吧,我睡沙发."可是茹姐毫无反应.

      龙剑飞慢慢伸过手将她抱进卧室,温香暖玉抱满怀,他的心不争气的狂跳,忘了先开灯,卧室里黑糊糊的,一不小心,脚下一绊,和茹姐一起正摔在床上.茹姐呻吟了一声,瞪着眼睛看着他,他也很不好意思的看着茹姐:"茹姐,不好意思,我想让你睡床上,我.."

      茹姐芳心鹿撞,浑身发烫,娇喘连连,吐气如兰,狠狠瞪了他一眼:"坏弟弟,就知道欺负姐姐."龙剑飞看见茹姐媚眼含春,情不自禁的俯身亲吻她的樱唇,柳玉茹既羞又喜,欲拒还迎,春心荡漾,半推半就.

      她终于知道什么是只羡鸳鸯不羡仙,什么是欲仙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