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一章公车南下

      华夏神州的中原地带一个古老乡村——稷下村——传说远古的炎帝便诞生于此。

      龙剑飞的心情象这春末夏初的天气多少有些烦躁,四年大学毕业后他又打回原籍,在乡镇高中教书,经历了最初工作的新鲜和学生的爱戴,父母的先后离世,留下他独自舔舐心灵的血泪。

      子欲养而亲不待,最大的悲痛莫过于此。看着谈笑风生青春得意的学生们,龙剑飞的心情多少有些敞亮。夕阳西下,金黄色阳光洒落在郁郁葱葱的树林间,让人不免心旷神怡。

      “有人落水了,快来人啊,救人啊!"

      龙剑飞急忙随着人群向河边跑去.

      炎河是黄河的一个小支流,虽然不阔,却水深流急.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在水中拼命挣扎,却被凶猛的河水卷向河心.几个高中学生正在脱衣服,准备下水救人.

      龙剑飞三步并做两步,大声喊道:"你们别下去,让我来!"一把扯掉扣子,甩掉休闲西服和皮鞋,飞身扑入河中.手脚并用,奋力游向孩子,多年的武术功底还在,他迅速的接近了孩子,孩子已经无力挣扎,龙剑飞从后面揽住孩子,返身向岸边游去.炎河象发怒了一样,愈发汹涌澎湃,恶浪翻卷,恣意耗费着龙剑飞的体力.龙剑飞感觉有些筋疲力尽,人在大自然面前永远是那么渺小.岸上人群涌动,无数伸过来的手却越来越模糊不清......

      天地混沌,日月无光.世上有仙人,缥缈山海间.龙剑飞飘飘荡荡,不知所在,何谓天何谓地何谓人何谓天人合一......天地初分,混沌初开,清气上升,浊气下降,日升月落,昼来夜往......水,阴柔的,柔软的,光滑,细腻的水团团包围着龙剑飞,轻吻着他,抚摸着他......

      龙剑飞慢慢睁开了眼睛,这是在哪里呢?

      "他醒了,他醒了!"医生护士忙碌的跑来跑去.

      龙剑飞看见刘玉芹--他的表嫂--经常关心帮助他,她惊喜的看着他直掉眼泪;还有一个女人紧紧握住他的手,柳玉茹,他的同事,并无深交,可是她泪水连连,泣不成声.

      龙剑飞才知道自己居然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孩子比他醒来的还早,已经平安无事了.而那小孩竟然就是柳玉茹的儿子,难怪她在床边守候着他.

      看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是那么明媚,空气是那么清新,人声嘈杂是那么生机勃勃,龙剑飞只有一个感觉:活着真好!他这时才注意到柳玉茹一身粉色的职业套裙,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的凸凹有致的美妙身材,透明的肉色丝袜包裹着修长的**,桃腮杏眼,瑶鼻樱唇,泪水未干,恰如梨花带雨,又如雨后海棠,虽然已经三十岁了,却洋溢着成熟少妇的迷人风韵.

      龙剑飞叹了一口气,眼前掠过一个模糊的倩影,心里有了一个决定.

      领导同事学生媒体记者父老乡亲纷至沓来,看望慰问英雄.可是,龙剑飞很快作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出乎意料的决定:办理了停薪留职,南下南京.

      别了,同事学生;别了,父老乡亲;别了,生于斯长于斯的古老土地.

      曾经深爱的严玉盈最终还是没有来送别,龙剑飞拂去心头的感伤,登上了长途客车.

      "阿飞,龙剑飞,这边!"一个清脆的声音伴着一个雪白的手臂招呼着.

      柳玉茹,飘逸的长发,翠绿色的连衣裙愈发显得皮肤白皙,高耸的酥胸,纤细的腰肢,薄薄的透明的肉色长筒丝袜,乳白色的高跟鞋,浑身上下洋溢着花信少妇的动人风韵引人注目.

      "茹姐,你怎么在车上?你到哪里去?"

      "怎么,只许你人往高处走,我们就只能老死家乡吗?"

      "我是没有办法,无奈之下只好背井离乡.哪象茹姐你和伟哥都是学校的栋梁,有家有子,青春得意."

      "我们早想出去,毕竟咱们这工资太低了,现在孩子也大了,让他爷爷奶奶看着上学就行了.对了,孩子的事我们一直想好好谢谢你..."

      "只要孩子平安就好,咱们不用谢来谢去的,我还要谢谢你呢,你的泪水会让我感动一辈子的."龙剑飞笑道,"伟哥怎么不去?这事还需要姐姐你亲自出马?"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教学都教迂了,平时话都很少说,和人又不来往."

      "伟哥不吸烟不喝酒不唱歌不跳舞,五毒不沾,新时代的模范丈夫,打着灯笼也难找啊!"

      "他倒是老实,可是一点生活情趣都没有.算了,不说他了.你有什么打算吗?"

      "走一步算一步吧,只好闯一闯了,反正我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柳玉茹看龙剑飞眼神深沉,忧郁的象梁朝伟,禁不住爱怜之意油然而生,伸手握住他的左手."我有几个大学同学现在混的不错,姐姐一定会帮助你的!"

      龙剑飞也感觉自己太过虑了,笑道:"车到山前必有路嘛,一路有美女姐姐同行,我真是三生有幸啊!"

      柳玉茹笑道:"姐姐都老了,哪里是什么美女呀?"

      "谁说姐姐老了,姐姐正是青春妙龄,是女人最美丽最成熟最有魅力的时候,回头率很高哦!"

      柳玉茹噗嗤一笑,妩媚动人,娇嗔道:"年纪轻轻就油嘴滑舌,怪不得学校那么多女孩喜欢你呢.姐姐哪里美丽了,你的严玉盈才是真正的美女呢!"话一出口,才想到龙剑飞和严玉盈已经分手了.

      果然龙剑飞黯然无语,柳玉茹心里莫名有一丝醋意,却更多是爱怜,紧紧握住他的手,道:"对不起."

      龙剑飞长长出了一口气,强笑道:"我没事的,姐姐.对了,我带了些零食忘了拿出来了."恰恰花子,口香糖,巧克力,矿泉水,全掏出来.

      "哈哈,女人才爱吃零食呢,你也喜欢吗?巧克力我可不敢吃,会发胖的."

      "姐姐很苗条啊,胖一点更丰满迷人,嘿嘿."

      柳玉茹见龙剑飞说话时眼睛盯着她的高耸饱满的酥胸,娇嗔的瞪了他一眼,心如鹿撞,仿佛又回到了初恋的美好时光.

      客车上播放起电影,成龙的<神话>,柳玉茹慢慢的睡着了,头枕着龙剑飞的肩膀,透过低开的领口,清楚看见她深深的乳沟,大半饱满白嫩的**,龙剑飞嗅着茹姐的的发香,心猿意马中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龙剑飞醒来,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搂住了茹姐的柔肩,茹姐也醒了,娇羞的看了他一眼,说:"咱们下去吃饭吧."

      在高速公路服务区吃了晚饭,客车继续上路.夜色阑珊,月光如水,柳玉茹静静看着窗外的夜景,两人都没有说话,乘客大都进入了梦乡.

      这时候,龙剑飞发现前面的少年男女的头颈交加,正在亲热缠绵.龙剑飞不由自主的看向柳玉茹,恰巧柳玉茹也扭头向他看来,顿时娇羞不已.龙剑飞心头狂跳,情不自禁的伸手握住她的玉手,她略微挣扎一下,便任由他握住玉手.龙剑飞感到口干舌燥,轻声问:"姐姐喝水吗?"

      柳玉茹默然.龙剑飞低头去拿座位下的矿泉水,看见茹姐两条雪白修长的**在肉色丝袜的包裹下更是性感,惹人绮思无限她使出最后力气死死伸手抓住他的色手,不让他更进一步,突破最后的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