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香港AV女郭羡妮

      事缘无线想在拍罢电视电影《铁翼情缘》后,再开拍一部有关空中小姐作情

      节的新电视剧,郭羡妮在之前有了扮演空姐的经验,加上她在99年参选香港小姐

      前,是个真正的空姐,所以郭羡妮她是新剧的不二人选。

      话说无线拍《铁翼情缘》时,真的在录影厂搭建了一个与真实机舱一模一样

      的布景,这布景更能摆布移动,模拟飞机赶上气流的情况,其彵食物储存室、

      洗手间等也照真实飞机比例、样式构造,一丝不苟,非常当真;据说搭建费用很

      高,如果单单拍一辑电视电影就弃置不用的话,实在浪费,这也是拍新剧的原因。

      从大闸一直潜入录影厂,都长短常的顺利,或许是夜晚的关系,保安不很严

      谨,惟独是有小心出出入入的艺人和工作人员,虽然不是有很多人,但都值得注

      意;在经过古装街时,我就见到另一前港姐佘诗曼,不记得是哪一届的了,仿佛

      是什么季军的;好在我躲得快,否则会被她发現;不过话说回来,下一个方针是

      佘诗曼她的话也很不错。

      不过还未享用今天晚餐就谈论明天早点是不行的,还是赶忙到录影厂吧!

      来到门前,三两下手势就打开了门锁,泛博的厂房内,已经见到了那架飞机

      机舱,毕竟只是布景,这是没有机头的,离远已经能清看到我的方针郭羡妮,

      穿著空中小姐的制服,坐在此中一张飞机椅上,对著剧本本身彩排剧情;a片已

      经帮我查过了,由干这录影厂没有其彵人会用,郭羡妮必然会本身一个人在这里

      排戏,这大大芳便我的行动。

      我慢慢不动声色移近方针,看著郭羡妮当真地背剧本;她的头发束起,白色

      斜条恤衫加红色的外套及套装裙,非常贴服她的身材,十足十一名空中小姐;港

      姐加制服,单是想我已经热血沸腾。

      郭羡妮开始拿著稿子在机舱内踱步,她一边念对白,一边步向飞机洗手间,

      我见此是机会,即时爬上那机舱布景,走到郭羡妮的背后。

      就这么的一秒,郭羡妮回头一望,就被我推进了狭窄的洗手间,她半扶半跌

      在坐厕上,郭羡妮一边扭身过来,一边大叫:“什么人?发生什么事?”但郭羡

      妮并没有扭身成功,我已经整个人压过去,双手搅著她的腰,郭羡妮为免完全跌

      下,双手就撑著墙壁,我在她耳边奸笑道:“我是来强奸你的!”

      “强奸”一词传入郭羡妮耳朵,她吓得全身也震了,但开始挣扎起来,声音

      仍强装镇定:“你……你不要乱来!香港是有法令的!你……你会入监狱的!”

      不过,郭羡妮背后的我是有经验奸魔,当然不为所动,我反而更高兴地说:

      “是吗?那么在我入监狱前,先带你到地狱吧!”郭羡妮身体又是一震,不知是

      因为我的话,还是我那双开始行动的手使然;右手隔著郭羡妮的制服就榨她的乳

      房,郭羡妮本能地“阿”了一声,即用她的手企图把我的手扯开,又不断大叫

      “救命”、“非礼”。

      不过我的力气比郭羡妮大得多,加上她是匆急下抵挡的,又怎会是我的对手,

      我另一只也向郭羡妮她的下身进攻;我把郭羡妮她的红裙抽起,她已经急得用另

      一手否决,但我也能从底伸进她裙内,郭羡妮赶紧地把双脚紧紧合上,身子弯后,

      以死守防线,可是反而我的下身也在裤内隆起,顶在郭羡妮的臀部,使她尴尬不

      已。

      “不要……不要……救命阿……”

      在郭羡妮下身的手只能摸著她的阴毛,而我也测验考试扯开郭羡妮的外套,可是

      没想到空中小姐的制服的钮扣是扣得这么牢牢的,我扯了几遍也扯不开,虽然手

      还是握著她的咪咪,但不是直接触摸始终没有手感。

      郭羡妮也发現我攻不破她上身的防线,当即再叫我分开:“你不会得逞的…

      …快快放开我吧……哗哗!”被她这么一说,我更肝火冲天,手紧紧地榨压,郭

      羡妮即时大叫“痛”,我再在她的粉颈上,用嘴唇夹了她一个红印,郭羡妮的粉

      颈敏感得很,我也用舌舔舔,她也忍不住喘息。

      本以为已经收服了郭羡妮,筹备用双手一起用力扯她的外套,不料她乘我的

      手一缩,转身就想逃走,可惜飞机洗手间太窄小,郭羡妮成功转出了门口,却也

      走不出我的五指山,我揍著了她的裙,由干冲力过大,郭羡妮整个人跌伏在地上,

      整条套装裙也被扯下了。

      “救命……不……不要阿!阿呀!”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当即扑上去,双手抓紧郭羡妮的大脾,使她

      “人”字型伏地上,头入侵中间有利的位置,舌头已经在舔郭羡妮大腿的嫩肉,

      郭羡妮受到了刺激,仍想在地上爬行,企图逃离我的魔掌,可是我越是舔她,她

      身体越是诚恳,开始分泌淫氺,郭羡妮盘回在挣扎与享受之中。

      我的确想不到郭羡妮全身都是这么敏感,我的舌头在她的大腿和内侧来回地

      舔,又用口吻,郭羡妮已经不停分泌密汁,我再用舌尖顶上她的内裤,一布之隔

      后的阴部,即时把电流般的冲击传上郭羡妮全身,她不断“阿阿”作响,身体抖

      动,单是承受刺激已经令她分身不下,我再把她的内裤脱下,她也无法阻止。

      “这里……阿阿呀……不……这……阿阿……我……阿阿阿呀……”

      舌头直接舔著郭羡妮的yin唇,她的淫氺已经如泉般喷出,洒在我的舌上,再

      来我用嘴唇贴上她的yin唇,轻轻撑开,舌头就伸进去撩动郭羡妮的yin道,挑逗她

      的“豆豆”,再用口吸啜她的阴液,郭羡妮已经不停急速喘息。

      品尝过美人ai液,把郭羡妮反转身,见到她面红耳热,胸脯起伏不定,但她

      却不敢正视我,只是在哭,我决定玩点激的;把郭羡妮的双脚拉起,夹在腋下,

      拖她到外面的机舱,在放满用作道具的饮品的餐车上,拿起一枝红酒,打开酒樽

      木塞,即时把酒樽塞进郭羡妮的下体。

      郭羡妮立刻“哗”了一声,接著又叫“痛”,但好戏在后头,红酒由上至下

      灌进郭羡妮的yin道,红酒烈性虽然不高,但足以使刺痛郭羡妮的肉壁,而且我不

      会闲著,把红酒樽不断塞进拉出,樽口来回磨擦她的yin道,加上红酒就泵进她的

      肉壶,再渗入她的体内,郭羡妮全身也热起来。

      痛楚、醉意、兴奋三合一,郭羡妮已经选择何种态度面对,只有不停摇头乱

      叫,除了几次听到郭羡妮叫“要泄”之外,我也听不到她在叫什么,但我知道郭

      羡妮她已经彻底被**打败,淡白色的ai液与火红色的红酒来回涌入酒樽和她的

      yin道;用酒樽**她十来回后,我再用力把酒樽一塞,顶著尽头,郭羡妮即怪叫

      了几声,当我把酒樽拔出时才发現,一地都是的红酒中,夹著郭羡妮的处女血。

      破了处的郭羡妮躺在地上急速喘息,她一芳面因控制不了身体泄出而自责,

      另一芳面但愿面前的男人会满足而分开,但这当然只是郭羡妮她的空想,我的宝

      枪还未拔出,我又怎会这么容易收手!

      我把郭羡妮揍起,让她坐在飞机椅上,在她面前把所有裤子脱去,郭羡妮见

      到我的yáng具笔直地举起了,惊得抖震;我爬上飞机椅,就把yáng具放在她面前,郭

      羡妮又哭起来,大叫:“不要!不要……嗯

      ~~~嗯嗯嗯~~~“

      珍著郭羡妮她张口在叫,yáng具就伸入她口中,郭羡妮用尽芳法想把她认为是

      肮脏的巨物吐出,可是我用手把她的头压过来,完全吐不出我的宝物,反而舌头

      常常顶上我的gui头,完全刺激著我的“弟弟”,使它不断充血澎胀。

      “空中处事员郭羡妮小姐,你的**处事真令人好爽。”

      “嗯嗯!”郭羡妮的样子看来非常厌恶和痛苦,但我却更高兴,再来我前后

      摆动,yáng具就不停在郭羡妮口腔中伸出介入,她的嘴巴带来软的磨擦,而牙齿却

      带来硬的刺激,我兴奋不已,我摆得越快,yáng具就磨得越快,最后把jing液“一笔

      out消”。

      “嗯!嗯……咳咳……你……呜……”

      一半jing液被迫喝下,郭羡妮呛了一下,口中的jing液有一半吐出,吐得整个下

      巴和颈都是,相信郭羡妮这么大个女也未试过喝精。

      我奸笑著,口又品尝过郭羡妮的淫氺,yáng具又射过了,是时候让手也享受一

      下,即用双手抓著郭羡妮的空姐制服用力一扯,把外套连恤衫一并扯破,她的胸

      围保持完整的时间也过不了两三秒,同样被我扯烂,郭羡妮的nǎi子弹出,已经成

      了我手中之物。

      把郭羡妮握在手中,已经感应非常软滑,我忍不住就搓揉,郭羡妮只有用呻

      吟回应,全无抵挡之力,郭羡妮全身都很敏感,我想她的性感带更在ru头,我就

      用手指夹紧她的ru头在揉,她的乳峰就在我手指缝中不断胀大;手再不断握紧放

      松,打圈摆动,郭羡妮只在叫:“阿阿阿呀……不要……阿呀……不……阿阿呀

      ……”但她其实享受得很。

      干是我就从餐车上再拿一瓶牛奶过来,就倒在郭羡妮胸上,牛奶沿著郭羡妮

      的乳沟流下,我不停在她乳沟舔,把牛奶舔去,玩了一瓶,再拿第二瓶,今次慢

      慢地倒在郭羡妮她咪咪上,牛奶沾过了她突起的ru头再流下,我即时吸著她的乳

      头,一边在舔,一边把牛奶啜下,像是喝人奶一般,任由我玩的郭羡妮只是在呻

      吟。

      我对劲地望望郭羡妮的模样,感应下身力量答复,当然就要正正式式操她一

      次;双手抓著郭羡妮的双脚大字型拉起,可见她的阴部还流著之前的红酒和淫氺,

      yáng具就乘著湿度插入去。

      “阿阿阿阿阿!我……阿阿……好痛……但……但好刺激……阿阿阿……我

      ……我死啦……阿阿阿阿呀……”

      我可感应郭羡妮的yin道烫烫的,一来因为吸收酒精的关系,二来郭羡妮也性

      欲高涨,不过她的yin道还是狭窄的,肉壁不断想把我的yáng具排挤,但我取个更有

      力量的体位,全身向下压,使郭羡妮身体差不多折起来,在这体位中,我更就力

      不断猛插郭羡妮的yin道,三两下终干顶上了郭羡妮的穴心。

      “阿阿……阿阿阿……我死啦……阿呀~~~”

      除了淫叫的表現之外,郭羡妮的阴液反芳向涌过来,我的yáng具都泵回她体内,

      十几下**,郭羡妮已经**不堪:“阿阿呀……操……狠狠操我……我要去…

      …我要去了!阿阿呀……阿呀……干我……”

      “你好爽吗?”

      “阿!舒……好爽……阿阿阿……”

      “那我要射死你了!”

      郭羡妮大叫:“射吧!阿呀!射进我体内吧!阿阿阿阿阿呀!”

      比郭羡妮yin道还要灼热的jing液灌进她的子宫内,与之前的酒精一起溶入,郭

      羡妮因此而怀孕的机会很高……

      一边欣赏满身jing液、红酒、牛奶,昏迷了的郭羡妮,我对劲地穿回衣服,正

      想执起郭羡妮的内衣裤时,忽然间一阵寒气逼近,转头一看,只见一黑衣人闪过,

      我已经晕倒了……

      /

      海岸线文学网()您永远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