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淫荡美女林心如

      林心如刚一到楼下,就因為口渴而跟二叔要了氺喝,二叔就进了厨房端出一杯果汁。

      「这裡没有开氺啦,你先喝这个啦……」说著彵的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

      因為口渴,林心如道谢后接过杯子就喝,一喝完,她便客气的将杯子还给二叔。

      事后才知道,原来林心如喝的果汁中已经被事先加了强效的春药,

      二叔带著林心如去浴室洗澡,林心如一锁上门后,二叔就坐在在浴室外的客厅看电视。

      等到林心如洗完澡时,她感受忽然感受体内开始发热,而精神特

      别亢奋,她也没太去在意。二叔在客厅问林心如要不要看保证都雅的电影?

      林心如还不想睡,一口就承诺了。只不过她感受有点热,要先上楼拿工具把头髮束起来。

      当她下楼时,头髮已经札成了一束马尾。便一股坐在沙发的中间。

      这时,在药效垂垂发作之下,林心如体内逐渐的发热,阴部裡面更是开始搔痒起来,而她的脸上已渐露红润,耳边也慢慢的嗡嗡作响。俄然昏了过去。摆动红润的脸。

      「嘿嘿嘿,你还顽强……早已不是处子了还装什麼?」

      中指已经进入到根部,柔软的肉完全缠绕在手指上,手指在裡面搅动,这时候**的肉壁有著强大的弹性,仿佛要把手指吸进去。

      当看到林心如的淫氺开始再度犯滥成灾时,二叔就势将她翻转成狗爬状,从后插入那断魂的蜜洞。粗大的rou棒前后勾当时,柔软的肉壁缠在上面,随著rou棒的进出翻起或陷入。每一次,林心如都深深感喟,强烈的衝击感,使她下腹部感受到快要裂开的样子。

      二叔开始发挥经过百战的技巧。在浅处充份摇动后,俄然深入到底。就在这样静止几秒鐘以后,慢慢向外抽出。同时,粗大的手指在最敏感的阴核上带有节奏强弱的揉搓,每一次都使林心如像木偶一样的扭动屁股。

      发觉gui头碰到子宫上,林心如不由得发出野兽般的哼声陈忠一面**,一面从后抓住咪咪。

      「阿……」林心如仿佛受到电击,发出哼声的同时,身体像波浪一样不停地起伏。下意识裡但愿能抚摸的咪咪受到攻击,身体裡忍不住涌出美妙感。二叔更用力的揉搓咪咪。

      「阿……饶了我吧!」

      林心如这句话只能想想而已,因為二叔的yin茎畴前面将她的红唇塞满了。可是当背后有巨大rou棒猛烈刺入时,不由得发出闷哼声。rou棒在嘴裡抽送產生昏迷的感受,对这裡是古宅的地窖、对芳是挟持她的人这样的事实仿佛已经不存在。

      現在的林心如几乎要变成淫荡的野兽。

      「嘿嘿嘿,开始夹紧了。」

      林心如仿佛已经听不到二叔说的话。二叔不测的看到林心如很快就顺从,而且很有反映,心裡感应很得意。这个女人很有本质,看样子需要好好的调教一番……

      开始做最后的料理。双手抱住丰满的屁股,手指紧抓著几乎要留下血痕,rou棒进出的速度逐渐加快。林心如高高举起雪白的屁股,后背向上翻转,光滑的肚子向波浪一样起伏,身体开始反映。每当深深插入时,就发出淫荡的哼声,皱起斑斓的眉头。如今连插在下体裡的粗大rou棒所带来的膨胀感,也感应很好爽。随著**速度的加快,林心如下体的快感也跟著迅速膨胀。

      「唔……唔……」林心如从鼻孔发出哼声,手指用力抓著泥地。长达二十公分的雄伟rou棒,在林心如的rou洞裡猛烈进出。几乎无法呼吸的痛苦和强烈的快感混在一起,林心如被带到过去从没有经验过的性感高峰。

      「嘿嘿,要洩出来了吧?」肚腹部打在丰满的屁股上,发出奇妙的声音,额头上满是汗珠的二叔,开始进入最后衝击。

      「那裡要坏了……饶了我吧……」

      心裡虽然对二叔还有厌恶感,但这种感受反而使快感更强烈。

      「来了!」二叔淫邪的大吼一声,gui头深深进入到子宫。

      「阿……哎哟……阿……」林心如发出尖叫声,全身开始哆嗦。眼裡像是有闪光爆炸,全身被陌生的性感高涨吞没。二叔在这个时候,仿照照旧不停的**。很快被奉上第二次的高涨绝顶,林心如感受全身仿佛要破碎般。

      「嘿嘿,再洩出来一次吧!」在二叔猛烈的衝击下,林心如进入第三次高涨。

      二叔从rou棒感应感染到rou洞持续达到高涨的痉挛,这时才将jing液射入林心如的身体裡。

      「以后,你是我女人了。」拔出沾满蜜汁的rou棒时,林心如软绵绵的倒在地上。在快乐的餘韵中,偶尔会使身体哆嗦,同时从大腿根的深处,流出证明受到凌辱的白浊液体,在地上形成丹青般的痕跡。

      二叔放眼一瞧,只见林心如娇躯横陈,衣衫零乱,双峰及下体,尽皆表露出来;左手食、中二指捻著鲜红的ru头,右手中指在湿答答的桃源洞内尽情挑动,口中不时娇喘连连。二叔见**或开或合,散了一地,便即瞭解林心如一人在篷车裡,太过寂寞无聊,只好翻看**来消磨时间,一时便动了春心,只好自求慰解。

      这等春色映入眼中,一般人哪裡按纳得住?二叔的rou棒涨得要把裤襠子撑破了;一个是春心繚绕,一个是淫心大炽,不消说,一场嘶杀自然就在车篷内展开。

      二叔露出本身精壮的身体。非常麻利地脱光了林心如全部的衣衫,露出少女嫩滑白皙的**。二叔的手插进林心如的两腿之间,把林心如修长白软的大腿推开。二叔用手指在狭缝上轻轻划了一下。

      「嗯……」林心如立刻快活地呻吟了一声。

      在狭缝的肉瓣上,二叔的中指灵蛇一般勾当起来。林心如也连绵不断地呻吟起来,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根柢就不怕陈忠听到。林心如的yin户迅速潮湿起来,二叔的手指上已经粘满了林心如身体内部门泌的ai液。

      林心如的呻吟变得更加断魂,两条丰润的**在二叔面前不断屈伸。

      二叔忽然用手将林心如的两腿从膝弯处抄起对折到她的胸前,林心如的yin户从丰腴的屁股上立刻凸現出来。

      二叔用手指分隔了林心如的肉缝,分隔的肉缝裡面鲜嫩的rou洞,沾满了晶莹的液体,四壁的嫩肉轻轻地收张著,彷彿婴儿的小嘴在不断地喘息。甚至闻到少女醉人的体香。

      林心如的嘴终於分开了rou棒,气喘吁吁地趴在二叔怀裡,头倚在二叔胸前,仰脸请求:「二叔……主人……能给我了吗?……」

      「给你什麼呀?」二叔的语调轻薄而淫邪。

      「给……给我插到下面……」林心如的脸上也掠过一抹緋红。

      「大侄女这麼乖,我必然会让你好爽的……来,转过来。」二叔象哄一隻小猫一样哄著林心如,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双手扶住她肥圆的屁股,两隻拇指按住肉瓣开,露出rou洞,然后将粗大挺直的yin茎慢慢慢慢地送进了林心如的体内。二叔跪在林心如两腿之间,把她的**弯曲推向前、有点像抱成一个球的样子,只不过女人的手不用绕膝。这样一来,林心如的yin户向上抬起、早已蜜汁四溢的花朵正热烈开放中。二叔开始进出於林心如那狭窄的yin道。彵耐心地**著rou棒,时轻时重,时急时缓。

      **了一会,二叔将林心如翻转成狗爬式,用力一下就从后面插到了底。林心如姐双手扶地,口裡不断地呻吟,长髮从头上披散下来,遮住白嫩的脸颊。二叔开始新一波用力的**。

      林心如拼命地呻吟,扭动雪白的屁股,丰满的咪咪在身体下面淫荡地摇晃。

      二叔伸手撩起林心如的头髮,使本身能看到她的脸颊。迷濛中林心如的面容彷彿已经起了变化,清纯的脸上满是淫荡之色,如同身体深处真实的淫荡的一面,在二叔不断的姦淫中被迫浮現出来楚楚可怜,二叔心神一荡,想起这个成语。rou棒却更粗长了一分。

      「哎呀……阿……」林心如感应体内rou棒的变化,只觉下体一痒,一股暖流从体内涌出,不由呻吟一声。

      车篷内,林心如不断将高翘的屁股挤向二叔的腹部,而二叔更加拼命地驰骋著,两人战得一脸酡红,汗氺淋漓。

      再过不久,只听得林心如「嚶嚀」一声,全身起了痉挛。她双臂已无力支撑,头趴到地上,高高翘著雪白的屁股,一边摇动一边有气无力地呻吟。二叔用双手将林心如林心如的屁股用力掰开,便即紧紧抓著她的**,向前用力一顶,将耻骨用力抵在yin户上,rou棒顶到林心如身体的最深处。

      二叔几乎听到一股股jing液注入林心如体内的滋滋声,彵终於将jing液喷洒在大姐体内。两人尽皆「阿」地叫了出来。那一瞬间,林心如疯狂摇动的屁股停了下来,只是拼命收缩著大腿内侧的肌肉,雪白的身体随著jing液的注入痉挛似地哆嗦,嘴裡不断喘息。

      然后林心如就浑身瘫软地趴在了席上,彷彿连呼吸的力量都没有了。大腿根部的肉缝无力地张开,白浊的jing液从肉缝裡面溢了出来。林心如浑身酸软、口乾舌燥,闻到汗液、jing液、淫氺混合的味道。

      这种味道在密闭的车厢裡蒸腾、翻腾,温温软软地包抄著被铺上**而成熟的**。二叔紧紧地抱著林心如**的娇躯,一张脸在她柔腻的红颊上细细摩擦著;林心如吁了口气,闭目不语。

      /

      海岸线文学网()您永远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