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52章 【飞雁女刺客●舍身救主人】

      黑衣刺客入房后,洗浴中的莫玉英马上惊觉,惊心地看着黑衣刺客道:“你是谁?闯进来做什么?”黑衣刺客看着莫玉英美胜仙子的美态,一阵厌恶,道:“一个来杀你的人。”话落一剑急刺过去。她的剑跟她的轻功一样,都是快如闪电。

      莫玉英看到她的剑,惊奇道:“飞雁剑,你是?”

      她与莫玉英近在几尺,黑衣刺客在此种情况下出手,龙刑天一时也想不到好的招式可以救莫玉英。当然为了能继续把风俊扮下去,龙刑天是不可以让莫玉英受到任何伤害的。

      在万分危急的时刻,龙刑天破窗而入,一下子把莫玉英扑向一边,在最紧急的关头正好避开黑衣刺客的夺命一剑。场中的两人都不料有此变故,一时愣在那里。黑衣刺客看见,惊叫道:“风俊。”莫玉英喜道:“风神将。”

      一接触到莫玉英曼妙至极的身体,龙刑天的心顿时升起一种极其怪异的情绪。自从上次从邪恶黑渊回来后,龙刑天的心好像多了一颗心灵之种,那是一种极其玄妙感觉,它触摸不到,但又真实存在。人天生于世,便有各种喜怒裒乐,各种爱好仇恨,比如有人好权,有人好杀,有人好斗,这些情绪随人天生而来,而龙刑天则是好色。碰巧在他心里的种子正是之种。之种只要在他碰到心动的女人时,便会产生一种玄妙的情绪,龙刑天的内心便被一种极其邪恶的所充斥驱使。龙刑天多次寻求体内异变的原因,却始终找不到。

      (响应翠微号召,精彩内容近见合集)

      黑衣刺客听龙刑天大言不惭,不屑道:“狗腿子,等你擒下我再说吧。”话落人凌空上,一式“飞雁凌空”就朝龙刑天刺了过来。飞雁剑乃天雁门的绝学剑法。天雁门在江湖上虽是一个小派,可是历代出的皆是非凡之人。如昔日的侠盗展天,飞雁女侠卢天雁等,无一不是江湖上令人翘大拇指说好的人。天雁门之所以可出那么的人物,跟天雁门的武学的也是分不开的。飞雁剑,飞雁步,飞雁镖号称天雁门的三大绝学,连太史世家的太史博对其对赞叹三分。

      龙刑天笑道:“哦,原来是飞雁剑,难怪你有如此自信。”说完不知何时,在我手上已多了一柄白色的短枪,那是风俊的风枪。龙刑天静做于浴池中,因为他还不想离开身边幽香扑鼻的美丽主母莫玉英。龙刑天左手摸着绝色丽妇丰盈的娇乳,右手风枪一展,一式“神龙摆尾”倏然递了出去。为了扮风俊,龙刑天曾仔细研究过他的风枪。一式神龙摆尾学的是有模有样,就算是风俊在此亦不过如此。不过龙刑天的风枪比风俊的风枪威力更大,因为龙刑天身怀天下间最为神奇的内功心法龙阳神功。同样的一式神龙摆尾在龙刑天龙阳神功的驾驭下,威力倍增。一枪破啸而出,轻柔飘幻的飞雁剑烟消云散。在破了她的飞雁剑后,龙刑天的枪去势不减,依然朝黑衣刺客身上刺去。身旁的莫玉英见此,一声惊呼,急急道:“不,你别伤她。”可是她发话已经太晚了,箭在弦上龙刑天已收不回来了。

      黑衣刺客的飞雁剑虽然火侯不到,不过她的飞雁身法可不是盖的,可以说已达化境了。在龙刑天势若奔雷的风枪下,人如轻风身后飘退,硬是躲了过去。今天有龙刑天在,她是杀不了莫玉英了,一退马上纵窗离开,留下一句话:“今天有风俊在,我杀不了你,不过我还会再来的。”那话显然是对莫玉英说的。莫玉英听到那句话顿时娇颜悲伤,双眸蕴泪。

      龙刑天见此以为她是害怕,当下道:“夫人,你别害怕,有风俊在绝不让人伤害你。”莫玉英听到龙刑天如此说,又好气又好笑,她流泪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不过还感谢道:“谢谢风神将了。”

      听到她那一句感谢之语,龙刑天感觉自己与她的关系好像一下子拉近了许多,说道:“守卫夫人安全,是风俊的职责。”说完再靠近一点,紧贴着美艳丰盈的中年主母,感受着绝色美妇的温润。沉睡的兽龙缓缓醒来,在莫玉英白色如雪的上做着运动。

      莫玉英不料龙刑天胆敢公然于她,一张玉脸红得似火,玉脸一寒道:“风神将,你这是做什么?”高贵的主母发起怒来别有一番不可侵犯的威严,若换作是平日的风俊有可能畏手畏脚的,但此时龙刑天却不怕,在他的心思中只有满是的美妇的快感,哪计什么后果。

      龙刑天拒绝道:“夫人,那样可不行。”莫玉英平日在南宫世家最得南宫飞的宠爱,就算家将一系的号令者大夫人温玉慧还得让她三分,风俊只是一个小小神将,就敢抗拒她的命令。绝色丽妇怒喝道:“大胆,你连我话的都不听了。”龙刑天假装正经道:“夫人,我之所以不离开,实是为了夫人您的安全。”莫玉英哦了一声,道:“这是为何?”

      龙刑天道:“夫人,难道没有听见刚刚刺客说的话吗?她说还会再来的,风俊为了维护夫人的安全,自是不能离开夫人半步。”说完便把娇媚无限的莫玉英抱了过来,让她丰腴的身体更加贴紧自己。

      莫玉英想不到龙刑天竞公然调戏于她,一个下人如此放肆,她岂能容忍,她可是南宫飞最为宠爱的夫人,当下怒道:“风俊,你大胆。”挣扎了一体,欲要摆开龙刑天的拥抱。孰不知她的挣扎越发激起了龙刑天的性趣,附嘴过来轻咬美艳主母珠圆玉润的耳珠道:“风俊为了夫人,一切早已豁了出去了。”龙刑天说得情深义重,好像真是一个舍身就义的忠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