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03章 正义堂史

      阳建国一看到她,本来愤怒的眼神没有了,换来的是谦和的眼神:“大小姐,不知道你来了,真是有失远迎呀!”

      因为外面的动静太大了,阳少春第一个冲出了屋子,站在了父亲身边。

      那个美妇人一看到阳少春,纤纤玉手便抬了起来,指着他说道:“给我废了他!”

      阳建国一听立刻说道:“大小姐,手下留情呀!”

      他这话刚说完,阳少春已经冲了过去,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这是军人的天职。

      美妇人呆住了,所有人都呆住了,阳少春冲过去的时候,已经将那个膀大腰圆的家伙撞倒在地,同时快速无比的从其中一个正准备来砍他的壮汉手中将明晃晃的砍刀夺了过来,然后不歪不斜的架在了美妇人那雪白细嫩的颈脖之上。

      这一气呵成的动作,实在太快了,所有人都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之时,阳少春已经牢牢控制了局面。

      “大婶,现在有什么话要说呀?”

      阳少春的眼神是那么的冷,让美妇人不敢有半点举动,那股逼人的寒气让她从内心升起一股恐惧,也让她的身躯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你,你,你想干什么?”

      “大婶,你说我会干什么呢?”

      阳少春的话很冷。

      “你,你,你敢动我。”

      美妇人已经害怕极了,可是她的嘴的确很硬,这就是死要面子的最好表现。

      “你不要颤抖哟,搞不好我的手也会颤抖的。”

      阳少春的话听起来好搞笑哟,弄得本来很紧张的阳美玲和南宫小静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天正堂主……”

      美妇人看来对阳少春是起不了恐吓作用了,便对着发愣的阳建国叫了起来。

      “少春,不要伤害她。”

      阳建国思绪万千,他知道如果伤害了这个女人,自己以后的生活,包括他这一大家子的生活都会从天堂坠入地狱的。

      那被撞倒在地的大汉揉着胸口直叫痛,本来还洋洋得意的他,被阳少春这一撞就感觉好象被汽车撞了一样,浑身都散了架,他不知道,阳少春在部队主攻的特长就是头功,他现在不但会铁头功还会铁鎯头功,就是说用铁鎯头来敲他的头都不会轻易敲坏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哪可是用生命学会的功夫。

      另外两个身材魁梧的壮汉看着阳少春拿着刀控制着自己的主子,不敢有所动作,一前一后的包夹着阳少春和美妇人,另外那个被夺了手中砍刀的壮汉此时还弄不清楚自己手中紧紧握住的砍刀怎么会到了阳少春手里,感觉就是手心一麻然后刀脱手,就象一阵风似的,他被阳少春的武功吓呆了,愣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阳少春突然把刀往美妇人的脸上按去:“我最讨厌的就是威胁,如果你再敢威胁我父亲的话,我保证你的脸上一定会长出一条大蜈蚣来。”

      同样是威胁,阳少春的威胁就大多了,美妇人果然闭紧了自己的樱桃小嘴,不敢出声。这时阳美玲脸色大变,因为她看到站在二哥身后的那个壮汉慢慢扬起了手中的砍刀准备偷袭阳少春,她还没叫出来,就见阳少春突然回手一刀就砍在那个壮汉的肩膀上,然后一脚朝他的腹部踢了过去,壮汉便象是飞人一样,飞出五六米倒在一片花草当中。

      另一个壮汉一看挥刀朝阳少春的左肩砍来,只见阳少春身体左侧,身体微微下蹲,跟着就是一记漂亮的左肘拳,重重的击在壮汉的心口之上,壮汉疼得如杀猪叫一般,慢慢倒去。

      美妇人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吓呆了,连跑都忘记了,手捂着樱桃小嘴不敢发出声音,眼睛瞪得大大的,就这么看着阳少春将她带来的手下打得不成人样。

      阳少春拍了拍那个还在发愣发呆的壮汉,将手中的砍刀放在他的手中,慢慢说道:“以后刀要拿稳了。”

      说完转身之后就是一脚,把他也变成了空中飞人,正好与那个五六远倒在花草之上的壮汉并成一排躺在地上,呻吟不止。

      美妇人看着阳少春的眼神,浑身颤抖的更加厉害了,阳建国想要出言制止又放弃了这个念头,心说:看来这个梁子是结下了,嗨!

      “大婶,吃了饭没有,到我家吃吧!”

      阳少春的话很好听,可是动作却吓人之极。

      美妇人摇摇头:“不,不用了。”

      说完便转身逃也似的出了阳家大院,阳少春拍拍手,看了看地下四个大汉,沉声道:“我数十下,如果你们还不滚出我家的话,那就永远不要想走出这个院子了。”

      阳少春此时的样子格外的吓人,就连阳建国看得都觉得浑身冷汗直冒,心说:这小子怎么变得这么恐怖了。阳美玲被他的样子吓得直往母亲怀里钻,娇声颤道:“妈,二哥的样子好吓人。”

      于君柔抱着女儿也是浑身直发冷,南宫小静则躺在丈夫身后不敢去看阳少春可怕的眼神。

      那几个倒地的壮汉一听,立刻连滚带爬的往院外逃去,生怕走慢了就再也走不了似的,速度之快,简直让人堂木结舌,包括哪个被砍中一刀的人走的时候都是那么迅速,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被砍中了。

      等那四个壮汉走了之后,阳少春转身将院门关上,看了看被父亲扶起来的小六子:“你没事吧,要不要让我看看!”

      此时的他又好象变了个人似的,就象是医生在询问患者,让人看了心里舒服多了。阳少东吁了一口气:“老二,有你的,好身手!”

      阳美玲看着阳少春又回到那英武帅气的模样,心里也不觉得怕了,笑道:“二哥真棒!”

      阳建强一直呆在最后面,本来他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从没跟人红过脸更没跟人打过架,甚至连看人家打架都没胆子看,就象那美妇人在街上怒骂阳少春之时,他就感到害怕,没敢出一声。

      阳少春看了看小六子胸前的伤:“没什么,在家休息二天就会好的。”

      说完便看向父亲:“爸,你不想跟我说点什么吗?”

      阳建国沉思了一下后说道:“到客厅里去坐吧!”

      本来好好吃一顿饭,再经过刚才的变化,大家都没了食欲,阳建国坐在竹片沙发上点着了一根烟,阳少春坐在他的下手,乖乖的美少女阳美玲本想也到客厅里去的,被母亲拉进了厨房做事,还说了句:“男人的事,咱们女人少管!”

      四个男人坐在客厅里,两人抽着烟,两人喝着水,都很沉默。打破僵局的还是阳建国,他轻咳了两声,说道:“少东,少春,你们也大了,少东也成家了,少春你也二十二岁了,到如今我也不得不把我的真实身份告诉你们,其实我是‘正义堂’天正堂主。”

      阳建强一听叨在嘴里的烟停顿了:“‘正义堂’?”

      他虽然胆小怕事,可是却也知道这“正义堂”因为他本就是一个黑帮组织,早在二十多年前,他还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就听说过了这个组织,也不知道是谁组织起来的,只知道在“**严打”的时候:“正义堂”几乎被打绝了,因为他虽然名为“正义堂”可做的事却一点也不正义,反而比那旧社会的黑帮更加可恶,随着这些年来国内经济建设的巨大变化,一些丑恶的诸如妓院、赌场等旁门左道也在临省死恢复燃,当然现在不叫妓院了,改称夜总会、酒吧、ktv、发廊等新鲜名词,而赌场一般都设在大型的酒店里面,甚至吸毒贩毒的现象也逐年呈抬头趋势。

      经过“**严打”“正义堂”曾经销声匿迹的一段时间,当时人们以为“正义堂”已经成为历史了,也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当中,现在新一代的年轻人只知道有个“小刀会”从不知道有个“正义堂”可今天从大哥的嘴里说出来,还是让阳建强十分的惊讶。

      阳少东年纪稍长只知道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种种水果养养猪什么的,可今天听到自己的父亲竟然是“正义堂”的“天正堂主”这不能不让他大吃一惊,但最吃惊的还要算是阳少春,他曾经在部队上文化课的时候,听过教导员给他们上的一堂关于中国黑社会组织的知识课,当时他就听过在自己的家乡有一个非常出名的“正义堂”在“**严打”之后销声匿迹,当他听到父亲竟然是“正义堂”的人之后,吃惊程度不压于任何一个人。

      阳建国深吸一口烟,继续说道:“是的,这个身份只有你们的母亲知道,因为你们的母亲便是‘正义堂’创始人于正义的私生女,当年我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救了她,我们才走在一起的。”

      这简直太让人不可相信了,阳少春没想到自己的血管里竟然还流着“正义堂”创始人的血,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嘛!

      “爸,你是说我们的外公是……”

      阳少春没有再往下说,因为他看到母亲进来了,于君柔抚了抚自己有些散的秀发,看了一眼阳建国后,在他侧边坐了下来,然后看着两个儿子说道:“你们不能怪你们的父亲,是我让他加入‘正义堂’的。”

      阳少东此时反而感觉到有些兴奋了,因为他竟然是“正义堂”的后代,本就喜欢打架闹事的他,从小到大也不知打了多少场架,自从娶了绝世美女南宫小静之后,他就彻底改了性子,老老实实跟着父亲做事,不再敢做一件不让妻子不开心的事,就连烟都戒了,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阳少春很冷静的说道:“可是俱我所知,‘正义堂’只是在省城发展,怎么会到我们这个小村镇上来的呢?”

      阳建国点点头:“没错,‘正义堂’本来就是省城第一富商于正义一手组织建立起来的帮会,起初他只是想纠集一帮人维护自己的生意,可是到后来,局势已经不被他所控制了,这时他的胞弟于正生便打起了他的生意,这个于正生生性邪恶,吃喝嫖赌无恶不作,为了能够得到于正义的家产,他先是将于正义最亲信的四大金刚先后逼走,你们的母亲无意中偷听到了于正生想要侵占家产的阴谋便跟于正义说了,可是于正生恶人先告状,于正义很相信自己的弟弟,误认为是你们的母亲别有用心,为此还把她赶出了家门,可于正义对你们母亲怀恨在心,想要杀她灭口,恰巧被我所救,之后她就嫁给了我。”

      说到这里,于君柔的粉脸也羞红一片,想想当初,阳建国为了救她身中数十刀,她被他的那份无私的真情所感动,毕竟面对一个陌生的女人他都能舍生相救,一定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男人,所以她才决定嫁给阳建国的。

      阳建国又吸了一口烟后,继续说道:“后来,你们的外公终于看清了于正生的真面目,可已经太晚了,那时候于正生已经全部控制了所有生意,并冷酷无情的将于正义手脚砍断丢弃荒野,就在他生命垂危的时候,是你们的母亲救了他,于正义在临死前要我加入‘正义堂’,我当时不肯答应,是你们的母亲恳求我加入,我才加入的,于正义便让我做了‘正义堂’的‘天正堂主’,并将他随身携带的半枚玉章交给了我,要我重整‘正义堂’,杀了于正生替他报仇。”

      阳少春听到此处不禁问道:“爸爸,依你那时的能力,如何能够杀了于正生替外公报仇呢?”

      阳建国将烟摁灭在烟灰缸里之后,叹了一口气,说道:“当时我也是这么对你外公说的,可你外公说了,只要这半枚玉章在,便有翻身的机会。”

      于君柔这时接过丈夫的话说道:“其实这半枚玉章,我是听我母亲说过的,当年于正义非常爱我的母亲,可是于正义已经结了婚,可是不曾生有儿女,我母亲当时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丫环,却生出了我,她做这种事当然不能得到于正义原配夫人的同意,但是于正义还是将我留了下来,要求只有一个就是让我母亲离开,本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私生女的,可是于正义的原配夫人对我很不好,一直骂我是野种,等我长到十几岁的时候就问了当时的管家,老管家便把事实经过告诉了我,我当然很伤心,便一心想要寻找母亲,可是怎么都找不到,虽然你们的外公待我很好,可我还是处处惹他生气,跟他做对,这才被于正生利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