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02章 天正堂主

      阳建国一听之下,笑道:“是的,来建强走,今天到这吃饭。”

      一家人进入院子,漂亮的三层小洋楼,下面是一个宽敞的院子,种了一些花草,一楼的客厅很大,小洋楼的侧面是两间小平房,看来是厨房和卫生间,阳建国边走边对妻子于君柔说道:“君柔,快去再弄几个下酒菜,今天我要喝上两杯。”

      于君柔笑着点点头,阳少春的小妹阳美玲却挽着他的手开心的往客厅走去,绝世美女南宫静便说道:“妈,我来帮你。”

      于君柔开心的再次点点头。

      阳少东和阳建强已先进入了客厅,阳建强在竹片沙发上坐了下来,这南方的天气到了中午就异常的热,他手做扇状摇了摇:“开空调了吗?”

      阳少东立刻去把客厅的空调打开,然后就走到饮水机边拿出几个纸杯倒纯净水。阳建国进入客厅后在一张单人的竹片沙发上坐了下来,美少女阳美玲则拉着阳少春在一张三人坐的竹片沙发上坐了下来,开心的问道:“二哥,你快坐,累不累?”

      阳少春将军用挎包放在身边,摇摇头:“不累。”

      然后就打量着这装修虽然简单却有点豪华的客厅,红色大理石的地砖,就连墙壁上都是用淡黄色的大理石铺垫,客厅的正中央放着一台超大的家庭影院,四十寸的液晶大彩电,中间是一张正方形的玻璃茶几,上面放着一盘水果,阵阵果香扑鼻而来,另外左边的墙上挂着一幅“万马奔腾图”甚是雄壮,而右边的墙上则挂着一张不知是谁书写着“以和为贵”的精美字画。

      整个客厅装修看似简单却很豪华,阳少春一看就知道家里的经济条件发生了很大的改变。阳建国笑着掏出一包中华牌香烟,递了一根给阳建强,然后又拿出一根准备递给阳少春,他一看连忙摇手道:“爸,我不抽烟的。”

      阳建国一看笑道:“好,不抽的好。”

      阳少东此时倒了三杯纯净水过来,一杯放在父亲和三叔的面前,一杯放在阳少春面前,然后在他身边坐下。

      “怎么样,老二,当兵这几年还不错吧?”

      阳少东边说边拿起面前茶几上水果盘边上的水果刀和一个苹果削起皮来。

      “嗯,二哥,当兵好玩吗?”

      阳美玲看着帅气的二哥天真的抢问道。

      阳少春喝了一口水,笑道:“没什么好玩的,都是尽义务嘛!”

      “有没有打过枪呀?”

      阳少东仍旧边削苹果边问道。

      “开过几枪吧!”

      阳少春觉得自己这个回答真得有点糊弄人,他当兵六年来,直少打了几十万子弹,各式各样的武器都能闭着眼睛拆解和组装,不光是单兵武器,就连导弹都打过好几发,而且还偷渡了好几次到国外,这些都是不能说的军事秘密,因为在他退伍的时候,是签过保密合约的,如果一旦自己泄密的话,一定会被抓回部队送上军事法庭的,他可不想做这样的人。

      阳少东看他说得轻描淡写的,就更加相信他那几个当过兵的朋友说的,当兵不就是打几发子弹,跑几里路,没事拿着空枪到处拉练嘛,说简直一点,就跟普通人一样,就那么一回事,没什么稀奇的。

      阳建强给大哥点了烟后,自己也点上,深深吸一口,说道:“大哥,刚才我从学校出来,正准备回家的,走到街上无意中看到少春,不然他可真要找你这新家好久呢,呵呵。”

      阳建国笑道:“是呀,当时本然是打算在老房子上重建的,可后来听老马说,我住的那片被几个港商看中了,要建什么电子厂,所以便到老爷子的旧房这里来重建的。”

      阳建强笑道:“说真的,还是老爷子的房子有福气呀,这几年大哥你可越来越发了,快赶上老二了,哈哈哈。”

      阳建国笑了笑,吐了一口烟圈,打笑道:“还不是忙碌命一条,不如老二呀。”

      阳美玲又继续问道:“二哥,我听同学说,当兵的人都有练过武,你练了吗?”

      阳少东一听笑道:“傻妹妹,哪里是所有当兵的人都能练武呀,看你二哥的样子,可能是吃的比较好,现在都长得快比我高了。”

      阳美玲嘟着樱唇,娇嗔道:“什么嘛,二哥是比你壮了。”

      阳少春一听笑了:“妹妹没有了,我是吃得比较多,所以是光长身子了。”

      阳美玲不理他,摇晃着他的手臂撒娇似的嗔道:“二哥,你说嘛,你说嘛,我要听。”

      阳建强在一旁听了,笑道:“傻丫头,你二哥当然练过武了,而且很厉害的,就算被车撞……”

      他刚想说“被车撞也不会有事”然而觉得不吉利便打住了嘴。

      “什么?被车撞?”

      阳少东一听惊奇的看着三叔,阳建国本来笑眯眯的一听也很紧张,就连美少女阳美玲都没来由的紧张起来。

      阳建强一看他们都紧张的看着自己,便笑道:“没了,刚才是有一辆车差点撞了少春,可少春就在车子快要挨近他身体的那一刹,突然临空飞了起来,在空中打了好几个跟斗,车子就从他身下穿过去了。”

      不愧是教书的,说起当时的情景来是绘声绘色,让阳建国他们都是虚惊一场。阳建国又抽了一口烟,看着阳少春问道:“少春,你没事吧?”

      阳少春笑道:“爸,我没事,别担心了。”

      阳美玲却是乐开了怀:“哇,二哥,你好棒哟!”

      阳建强又说道:“当时那女人好凶狠的,还摞下狠话说让你的家人为你收尸吧!”

      他这话一出,阳少东便火冒三丈:“太欺负人了,是谁呀?”

      阳建强摇摇头:“我不认识她,好象不是我们镇上的,可能是个过路的吧,不过她长得倒是挺美的。”

      阳美玲一听便不高兴了:“三叔,你说什么呢,是不是那个女人长得漂亮就可以开车撞我二哥了,哼,她美什么呀,她能美得过我大嫂吗?”

      阳建强一听笑了:“小静的确是我们镇上最美的女人,可那女人也不赖呀,她……”

      突然阳建强想到我跟你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谈什么女人美不美的,成何体统,便拉下了脸:“小玲,怎么跟三叔说话的呢,你还小不懂事,等长大了再说吧。”

      阳少春听了只是笑,想想刚才那个穿黑色带吊裙的美妇人还真的是挺美的,拿她和大嫂有得一比,只不过大嫂更年轻更有气质一点了。阳少东刚强的性格,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追到南宫小静这么一个绝世大美女的,对此阳少春非常感兴趣。

      阳建国听了之后,却陷入了沉思,就在这时他身边木茶桌上的电话响了,于是他顺手拿起电话:“喂,哪位,嗯,嗯,嗯,嗯,嗯,啊,这个嘛,啊,你说,嗯,嗯,嗯,啊,好的,我知道了。”

      阳建国放下电话后,看了看阳少春,问道:“撞你车子的是不是红色的法拉利。”

      阳少春点点头:“爸,你怎么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

      阳建国深吸了一口烟后,说道:“没什么,先吃饭吧,等下你跟我出去一趟。”

      阳建强看着大哥的脸色,轻轻说道:“大哥,要不要叫老二出个面,让他看看。”

      阳建国一摆手:“不用麻烦他了,我会处理的,走,我们喝酒去。”

      阳少春感觉到打电话来的那个人一定是那美妇人的男人打来的,她怎么会知道家里的电话,而且看父亲的脸色和神情好象不太对劲,会不会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呢。

      厨房也很大,有一张很大的圆桌,上面是一个大型的转盘,十几盘菜在上面,真是色香味俱全呀,南宫小静把碗筷摆好,于君柔也从旁边的酒柜里拿出了一瓶茅台酒。

      “大嫂,这可是好酒呀,舍得拿出来喝了,还是少春回来了好呀,我这三叔也跟着沾点光,哈哈哈!”

      阳建强笑着从她手中接过酒,打开盖子为阳建国倒了一杯,然后又给阳少东倒了一杯,看着阳少春说道:“少春,你能喝吗?”

      阳少春笑笑:“今天高兴,就喝点吧,本来部队上规定,不能喝酒的。”

      阳美玲娇笑道:“二哥,你傻了吧,这可是在家里。”

      于君柔在丈夫身边坐下之后,阳建强笑道:“大嫂,今天也喝一杯!”

      于君柔笑道:“倒上,儿子回来了,高兴,当然要喝上一杯。”

      南宫小静在丈夫身边乖乖坐下之后,阳建强笑道:“侄媳妇,今天大家这么高兴,你也喝一杯吧。”

      南宫小静一看,连忙摇头道:“不了,谢谢三叔,我不会喝酒。”

      说话之时已是羞红了脸,她拉了一下丈夫的袖子,阳少东能娶到这么一个绝世大美女做妻子,真可谓是捧在手里爱在心里,对她是无微不至的关爱,从不敢对她大声喝斥更不敢违背她半点意愿,于是他笑着说道:“三叔,你看小静她不会喝酒,要不我替她喝。”

      阳建强笑了笑:“那你就二杯一起喝,哈哈哈!”

      正在一家人有说有笑,开开心心的吃着这团圆饭之时,突然有人在院外叫道:“堂主,堂主,堂主。”

      阳少春耳尖一听:“什么人在外面叫堂主?”

      阳建国正和阳建强喝着酒呢,一听脸色立刻变了,起身说道:“你们继续吃饭,我出去看看。”

      阳建强三杯下肚,酒劲上来:“大哥,让我去看看吧,你在这里喝着。”

      阳少东也站了起来:“还是我去吧,三叔,你在这陪我爸喝着,我去看看。”

      说完起身便要往外走,阳建国却叫道:“少东,回来,你也别去,坐下喝酒。”

      说完他已经将大儿子拉回了房间,大步走了出去,阳少春在一旁看着,心里觉得很是奇怪。

      阳建国来到院子门口,低声问道:“什么人?”

      “是我,小六子,报告堂主,大小姐来了。”

      外面的人也压低了声音回答着。

      阳建国愣了一下:“大小姐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看她的样子好象很生气,说是非要你亲自去堂里一趟不可。”

      “嗯,我知道了,你先去招呼一下,跟大小姐说,我马上就来,另外,你去把黑皮和田鸡叫到堂里去。”

      “知道了,堂主。”

      阳建国思索了一下后,转身便要往吃饭的厨厅走去,还没走两步,便听身后“恍当”一声,院门被人撞开了,他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瘦小个子的年轻人手捂着胸脯哎哟不断,看他的样子可能受伤不轻,他立刻俯子,半抱起他:“小六子,怎么回事?”

      小六子还没说话,阳建国就看到从外面走进几个人来,带头的是一个膀大腰圆个子高大的光头,一脸的横肉,上身穿着一件露胸的花格子短袖,则是一条青色的西装大马裤,脚上蹬着一双露趾皮拖鞋,跟在他身后的则是三个人高马大身材魁梧的壮汉,每人都是目露凶光,手上拿着明晃晃的西式砍刀。

      最后进来的是一个身穿黑色吊带裙,美艳绝伦的女人,她那标的式的大墨镜在她雪白的纤纤玉手之中晃荡着,虽然她长得很美,可是她满眼都是不屑一顾的眼神和满脸的冷酷无情。

      “天正堂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