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01章 春回故土

      走下班车的那一刻,阳少春格外的兴奋,终于踏上了故乡的热土,阔别三年的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看着这喜心愉悦的变化,阳少春就加快了往家赶的步伐。

      当兵六年了,他没回家探过一次亲,不是因为他不想家,而是实在因为他所在的部队离家太遥远了,而且他所在的部队又是一支神秘的部队,六年来,他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郎变成了一个身材魁梧高大帅气的热血青年,他所经历的或许是很多普通人一生都不可能经历的,他坚信自己这六年来所吃的苦所经历的磨炼是他人生最宝贵的财富。

      他的家乡地处中国南部改革开放的前沿,因为改革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所以他的家乡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以前的小村庄如今已是一个小城镇了,最大的变化就是人多了,房子多了,路多了,车子也多了。以前的小黄泥路如今已是宽敞的柏油马路,两旁一幢幢耸立的楼房好象那雨后的春笋一样,随处可见,那琳琅满目装饰豪华的一家家各式各样的商店也随着公路的延伸,不断的延伸,看得他是眼花缭乱,心旷神怡。

      就在他边走边看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再叫:“少春,少春!”

      阳少春回头一看就见一个身材中等的中年人在公路的另一边冲他边招手边叫着。

      阳少春一眼就认出他,正是自己的三叔阳建强,他兴奋的向他招招手,然后便向他跑去,可能是太过兴奋了,没想到这可是横冲公路呀,这公路上来来往往的汽车因为他的这一举动都发出了刺耳的刹车声,虽然有些车是刹住了,可是也有刹不住的,就在他即将冲过公路的时候,一辆由北往南快速驶来的红色小轿车就没刹住车,只见那车子便直直的向阳少春的身体撞去。

      本来很多路人和司机都以为这下肯定有热闹看了,就连阳少春的三叔阳建强都吓傻了,连叫都叫不出来了。阳少春的身体是受过特殊训练的,多少次在生死边缘的磨炼让他的身体已经发生了质的改变,一旦他的感觉感应到身体周围危险气氛的存在,他的身体便会主动的自然而然的释放出超强的力量。

      眼看那红色小轿车就要撞向他的身体之时,只见阳少春突然腾空高高跃起,身体在空中翻了几个漂亮的转身之后,车子从他的身下快速的驶过并伴随着一声极其刺耳的刹车之声远远的斜斜的滑了出去,地上也因为急刹车而冒出轻微的火花和淡淡的胶皮毛烟。

      阳少春平稳的落在地下,他手中的军用挎包也垂手而下,并没有因为他的动作而影响什么,阳建强已经冲了过来,惊慌失措的说道:“少春,你没事吧?”

      阳少春看着他笑了笑:“三叔,我没事。”

      阳建强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发现他真的没事才算放下心,拍着心口喘着粗气说道:“哎哟,可吓死我了。”

      阳少春一手扶着他的手臂笑道:“三叔,好久没见,你发福了,哈哈哈!”

      这时,从那红色小轿车里走下一个女人,只见她高高的个子,穿着一件黑色的露肩吊带裙,脸上戴着一幅大大的墨镜,脖前挂着晃眼之极的白金项链,肌肤雪白,丰满之极的身材在那件黑色吊带裙下随着走路的姿势格外的诱人,纤纤细腰之下是一双修长的**,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扣绊高跟细带凉鞋,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丰满成熟的风韵,随着那微风阵阵飘来她的体香和发香,真是醉人呀。

      “臭小子,你没死呀?”

      女人的声音真好听,可是话不太好听。

      阳少春回头看了她一眼,带着几丝冷酷无情的腔调,慢慢说道:“我等着给你送葬呢!”

      那女人一听立刻气得浑身直颤,纤纤玉手一指他:“臭小子,你是不是活腻了,敢惹姑奶奶我!”

      “对不起,我姑奶奶早已入土为安了。”

      阳少春的话仍旧是冷硬无比。

      那女人快抓狂了,一把摘下脸上大大的墨镜,怒视着阳少春:“臭小子,你有种,既然你想死,姑……本小姐一定成全你。”

      女人摘下了墨镜,此时阳少春才看清她的脸,只见她标准的瓜子脸,秀眉凤眼,琼鼻樱唇,肌肤雪白细嫩,真是一个美艳绝伦的女人,那五官长得太好看了,简直就太搭配了,好象天生就是为她这张脸而长的一样,让人看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舒爽的感觉,从她那毫无皱纹的粉脸看去,这个女人的年龄最多也就二十**岁吧,可她却自称“本小姐”好象生怕别人说她老了一样。

      阳少春并没有被她的美色所震惊,反而笑道:“听好了,大婶,我叫阳少春,叫你的男人来跟我说话吧!”

      女人一听“大婶”更加恨的咬牙切齿,满眼怒火,看着阳少春,抓狂似的叫道:“臭小子,你,你,你给我记住,叫你家里人等着给你收尸吧!”

      说完就转头向自己的车子走去。

      阳少春看着她远去的身影笑了笑,阳建强被这美丽女人的狠话吓了一跳,慢慢说道:“少春呀,看这女人来头应该不小,你要小心一点了。”

      “没事,三叔,我们回家吧,对了,我们家现在搬到那里去了,我都快不认识路了。”

      阳少春的确有点迷路了,做为一名军人,这种现象不应该出现,可是他六年没回家了,而家里又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实在让他一时很难摸清头脑,还好碰到了亲叔叔,不然他肯定要好找一顿。

      阳建强笑了笑:“是啦,你不知道,这几年,变化太大了,你三叔我有时都会迷路了,哈哈哈,来来来,我带你回家。”

      阳少春高兴的跟着三叔往家里走去,一边走,一边问着这几年家乡变化的事情,阳建强是一名中学教师,口才还不错,和他一边走一边说着这几年家里发生的事。

      阳少春的父亲阳建国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他是家中老大,老二叫阳建军今年四十二岁了,顺应改革开放的政策,利用自己在政府工作的便利开了一家小酒馆,这几年生意也做大了,从以前的小酒馆变成现在镇上最高级的三星级大酒店了,算是他们阳家最有钱的一个吧,老三就是阳建强,今年刚好四十岁了,因为从小就喜欢读书,所以等大学毕业之后就主动回家乡执教了,现在是镇中学的副校长兼高三年级的教导主任。

      阳少春的父亲阳建国今年四十六岁了,是一个老老实实的本份人,这几年看着二弟做生意发了财,便也下岗入海了,先是考了一本驾照,然后就做起了跑运输的活,刚开始是帮别人拉货,到后来就自己进货卖货,现在在镇上开了一家阳氏货运公司,专门拉天南地北的货,有时人手紧时自己还亲自跟车押货,实在人做的就是实在事,家里条件也好了,将原来的小平房推倒重建盖起了一座三层楼的小洋房,日子嘛也是越过越好了。

      这边走边说就不觉路长,不一会儿,阳建强领着阳少春来到一座三层小洋楼面前,笑着说道:“到了,这就是你家了。”

      阳少春看着面前的小洋房简直惊呆了,不由自主的便想起了小时候他们兄弟姐妹四人欢笑打闹的情景,哪时家里经济条件虽然不好,可是大家都很快乐,想着想着不由的傻呆呆的笑了起来。

      正好这时,从大门内走出一人来,只见她满头秀发盘扎在脑后,但在她岁月没有留下太多痕迹的秀美绝伦的脸蛋上有几缕丝丝散发若有若无地遮掩着那明亮的双眼,如雪似的肌肤在阳光照射之下令人刺眼,朴实的白色短袖衬衣将她那丰满坚挺的双峰高高托起,如柳条般的细腰之下修长结实的双腿被黑色的紧身热裤紧紧包裹着,脚上穿着一双灰色的平底细带扣绊凉鞋,那雪白晶莹的玉趾露在外头格外的引人注目,浑身上下散发出成熟美妇人特有的气质和风韵,她手上端着一盆水,看样子正准备晒地。

      阳少春看着她,激动不已,忍不住大声叫道:“妈!”

      中年美妇一听愣住了,看到了小叔子阳建强和一个身材魁梧的年青人,那不正是自己的小儿子少春吗,美妇人也很激动:“少春,少春,啊,少春回来了,少春回来了。”

      说完便放下脸盆,阳少春也已经冲到美妇人怀里揽住她的身躯,那是多么久违的温暖的怀抱,这种天性使然的感觉让他的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美妇人也是泪花连连,抱着儿子宽厚的肩膀激动万分:“少春,你终于回来了,可想死妈妈了!”

      “妈,我也想死你了!妈!”

      阳少春好象又回到了儿时,在母亲怀里撒娇好象就是他的专利一样,每次被大哥欺负了之后,他都会懒在母亲怀里撒上好一阵子娇,然后就是看着母亲如何笑骂大哥。

      这时从院子里又出来了几个人,阳少春抬头一看正是父亲阳建国和大哥阳少东,还有两个女人,一个是清纯美少女,只见她小圆脸大眼睛,翘挺的琼鼻薄薄的红红的樱桃小嘴,一头垂直落肩的乌黑秀发披在双肩,一身绿色的连衣裙,如柳细腰之下是一双雪白修长的**,那同样洁白的玉趾在白色的细高跟凉鞋内闪闪发光,真是美艳青春之极,清纯之极,爱恋之极。而与她站在一起的则是一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绝世美女,她的美让人震容,那眼睛,那眉毛,那琼鼻,那樱唇就好象都是上天赐予人世间最美的,她丰满成熟的身材在那一身白色连衣裙内形成一道完美无缺的曲线,让人的视线无法转移,从她明眸中闪现出的眼神是那样的温柔,令人娴静,忘却世间烦恼,置身于高山绝过阳少春不少的儿时糗事,如今看到真人,也被他英武帅气的形象感染了,红着脸点点头:“少春。”

      阳建强看着大哥一家人团聚,在一旁乐呵呵的,笑道:“大哥,好了,你们别一家人在外面站着啦,我都有点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