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5部分

      苁蓉挣扎着站了起来,伸手掩住双乳和下体。

      少女的手臂触到乳头上挂着的学生证和铃铛时,乳环上传来的快感让苁蓉的皮肤浮现出一片细小的鸡皮疙瘩;而她掩向下体的手更是被淫液润的异常湿滑。

      听着刘杰貌似文质彬彬实则邪恶的话,苁蓉不禁回想起噩梦中的情景。

      那是一年前刚开学不到一个月的时候,苁蓉和她所挚爱的赵晴空初次重逢的场景。就是那时候,两个久别重逢的青梅竹马重新找回了儿时的亲密,并很快确立了恋人关系。苁蓉甚至觉得有点感谢被她痛打的刘杰——如果不是他来找麻烦,自己和赵晴空也不会重逢了。

      然而,就在他们确立恋人关系的第三天晚上,刘杰以孙婷婷为人质,把苁蓉约到了校外,趁苁蓉不备,用麻醉喷雾将少女迷倒,肆无忌惮的强奸了她。

      面对大量自己的裸照和性交录像,苁蓉不甘的低下了头。

      在赵晴空不知道的地方,性奴隶苁蓉诞生了。

      自己居然会跪在刘杰面前自称“小母狗”而且是在男友赵晴空的面前。就算是在梦里,这也太下贱了。脑海里闪过梦中那个邪淫的画面,苁蓉禁不住心中一荡,一时间竟然不敢正视刘杰。

      “刘杰,你又想耍什么把戏。”

      苁蓉竭力压住心跳,冷冷的问道。她知道刘杰所谓的机会根本就是在变着法儿的凌辱玩弄她,可是能够有摆脱刘杰控制的机会,哪怕机会再渺茫,苁蓉也不愿放弃。

      女孩环视四周,武术训练馆的正门紧锁。

      馆内除了刘杰、关、庞两个狗腿子和书呆子莫文之外,校柔道社教练,柔道黑带的桥本大助,这个身高一米七三,体重却有两百六十几斤,不像柔道黑带反而像是大相扑的日裔教师也正用邪淫的眼神盯着女孩赤裸的胴体。

      刘杰让关风拿出一件跆拳道服递给苁蓉。

      “嘿嘿,苁蓉大小姐,我可是说话算话哦!只要你能打赢我,就把那些裸照和性交录像还给你。”

      苁蓉冷哼了一声,摆出一副厌恶的样子,劈手抢过了跆拳道服。不过走动间从阴道中溅出的点点水光却反映出女孩在被在场几个男人视奸那难以抑制的堕落快感。

      苁蓉抖开跆拳道服,身子一下僵住了。好半晌才羞愤交加的向刘杰喊道:“刘杰,你这个混蛋!这是什么道服?”

      场外几个男人大声淫笑起来。而莫文干脆呼吸急促的一副想要冲上来推到苁蓉的样子。

      原来,这件跆拳道服的上衣胸口部位被掏了两个大洞,而裤子干脆就是一条开裆裤。

      苁蓉恨恨的咬着牙,僵立了半晌,终于无奈的在周围男人的淫笑声中解开乳头上挂着的铃铛和学生证,准备穿上那件特别修改的跆拳道服。

      “啊,对了……”

      刘杰装作突然想起什么的样子。他故意捏着鼻子捻起带着苁蓉体内淡淡粪便臭味的肛门塞,狞笑道:“苁蓉大小姐,你淫荡的裸奔还无耻的故意被发现我就不追究了,放你一马。可是没得到主人的允许就张开屁眼,擅自把主人的尿排泄出来,这就要惩罚你了。”

      “所以啊……”

      刘杰一挥手,庞黑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把两个大号输液袋递给苁蓉。“拿着袋子,去接训练馆里所有男人的尿,然后挂在身上,一边灌肠一边比赛吧。嘿嘿,我允许你在比赛中拉出来哦,说不定我怕脏缩手缩脚的,最后让你赢了呢。”

      苁蓉拿着输液袋,恨不得甩手砸在刘杰的脸上。

      想到赵晴空爽朗的笑容,想到孙婷婷稚嫩面容上滑落的泪水,苁蓉按捺着恨意,跪在刘杰面前,解开他的柔道道服,一手拿着输液袋,一手抓着刘杰的鸡巴对准输液袋的注入口,等刘杰撒尿。

      刘杰居高临下的看着如性奴隶般乖巧跪在地上的苁蓉,哼道:“哼哼,苁大小姐,你是不是忘了说什么啊?”

      苁蓉咬着牙努力用温柔的声音说道:“淫贱的小母狗苁蓉请刘杰主人撒尿!”

      、在刘杰得意的哈哈大笑中,苁蓉感到手中刘杰的鸡巴涨动颤抖着,将骚臭的尿液排入输液袋内。

      随后,苁蓉又抓着其他几个男人的鸡巴让他们的尿液排入输液袋内。庞黑的鸡巴黝黑粗大,好像是非洲人的肉棒移植到他身体上的,一望就知道典型的手淫过多导致的。关风虽然瘦小,可是鸡巴一点也不瘦小,苁蓉抓着他还没硬起来的鸡巴,一只手都掌握不住。桥本大助腿间的肥肉甚至将他的鸡巴掩住,苁蓉不得不忍着恶心在一堆肥肉间揪出他的龟头才能让他尿到输液袋里。至于书呆子莫文,苁蓉抓起他鸡巴的时候,那根肉棒已经硬得尿不出来了,让关、庞二人笑话不已。

      接了几个男人的尿液之后,苁蓉手里两个输液袋已经被灌满了尿液。

      关风检查了一下袋子的密封性,确认除了下侧的出口管道之外,在没有别的可以流出尿液的地方,这才叫上庞黑,两人一起将灌满尿液的输液袋用胶布贴在苁蓉赤裸的腰间。

      接着关风用“丫”型管连接好了两个输液袋,把粗1 厘米,内空直径达0.7毫米的“丫”型管末端插进苁蓉屁眼里。管子涂着润滑剂,很轻易的插进去了二三十厘米。用关风的话说,就是“为了防止一会比赛的时候,管子从我们的校花屁眼里脱落!”

      感受着直肠里火热腥臊的液体灌入,苁蓉压抑着肉体不受控制的兴奋,任由关风庞黑两人给她穿上那件特殊的跆拳道服。

      庞黑把女孩的一对淑乳从跆拳道上衣的空洞里掏出来,然后帮着关风给女孩穿上开裆裤,系好腰带,然后看着白帝大学校花少女的新造型淫笑起来。

      从背面看去,苁蓉的上身和平常穿跆拳道服的样子没什么区别,而裤子则在雪臀处剪了一个心形的大洞,少女的两片雪臀便这样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中。

      一根透明的管子沿着少女臀缝消失在她最隐秘的屁眼中。管子里黄浊的液体在重力的作用下缓缓灌进女孩的直肠内。

      从正面看去,苁蓉的打扮显得分外淫贱。颈上套着写有“母狗苁蓉”字样的皮革狗项圈,浑圆坚挺的双乳从胸口的洞里露出来,小巧粉红的乳头在银白乳环穿过乳尖的刺激下,坚硬的挺立着。下体部位的空洞正好露出女孩被剃光阴毛的下体,来自腰部不锈钢腰带上的细小锁链拴在女孩两片大阴唇的阴唇环上,将大阴唇左右拉开,露出大阴唇内淡粉诱人的小阴唇和不断流出淫液的肉穴。

      “啊,还有最后一项!”

      关风让苁蓉双臂背到身后,手掌互相抓着另一支手臂的肘部,然后以这种小臂贴合在一起的姿态被胶布缠了起来。

      “嘿嘿,跆拳道是踢击的艺术,用手是犯规的,为了让苁婊子你不犯错,我还是把你的手缠起来比较好。”

      关风信口编了一条会让跆拳道修炼者们吐血的比赛规则之后,用手指扣着苁蓉的阴道,把少女牵上擂台。

      “比赛,开始!”

      肉山似的桥本大助等苁蓉和刘杰走上擂台之后,一本正经的宣布比赛开始。

      关风和庞黑一个拿着相机,一个拿着摄影机,兴致勃勃的在擂台边上拍摄着这场从一开始就不公平的比赛。

      白帝之天使坠落 第03章 色情跆拳道比赛(下)

      在桥本大助宣布比赛开始的第一时间里,苁蓉箭步冲到刘杰身边右腿高抬,对准刘杰的肋部就是一记横踢。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这记横踢可以说是非常凌厉,无愧于苁蓉来白帝大学前才拿到的黑带三段称号。可问题是苁蓉出脚的时候,腿根挤压着拴在她阴唇上的锁链,瞬间将一边的阴唇拉扯到变形。阴唇传来的不知是痛苦还是快感的滋味,让少女凌厉的前踢变成了软弱无力的蹬腿。

      刘杰好整以暇的后退两步,轻轻松松避过了这记威力全失的踢击。反倒是攻击方的苁蓉因为阴唇被拉扯动作变形,更兼双臂在身后被缠到一起,无法利用手臂来保持平衡,一脚踢出之后,打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看到刘杰如此轻敌,苁蓉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绝神色。

      女孩很清楚,时间拖得越久,她的战斗力就越弱。到时候,能控制住自己的屁眼,不当着众人的面喷出被灌进肠道里的尿水就已经是万幸了,施展跆拳道的踢术?那简直就是妄想!

      “哈!”

      苁蓉开声吐气,右腿提膝至腹部,借助身体的力量送髋弹腿,脚掌心对准刘杰的小腹蹬了过去。

      刘杰没想到苁蓉在双手被缚,屁眼还在被尿液灌肠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将踢击发挥出七八成的威力,猝不及防之下,只能仓促的用胳膊挡了一下,人却被这一脚踢得踉踉跄跄倒退了五六步,差一点摔倒。

      尽管如此,刘杰仍旧是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不光是他,周围看着这场比赛的家伙们同样兴奋的大呼小叫,书呆子莫文甚至干脆喘着粗气直接开始打飞机。

      原因无他,苁蓉这一击的样子太过淫荡了!

      踢腿的一瞬间,女孩两片娇嫩的阴唇被锁链牵扯分开,将下身最隐秘的肉洞暴漏在空气中。那肉眼可以看到的粉红色肉壁让场中的色狼们有种血脉喷张的感觉。更诱人的是,这一记竭尽全力的推踢让苁蓉括约肌的收缩发生了一点点的松懈,一股浊黄的液体随着凌厉的推踢从女孩的屁眼里喷射出一米多的距离,差一点喷到拿着摄影机淫笑的庞黑身上。

      只穿着一件露出乳房的跆拳道服上衣,下身却一丝不挂的赤裸着的校花少女,就这样将女生宝贵的下体暴露在诸多男人的面前,不但让男人看到她羞耻的阴部,更从屁眼里排泄出腥臭的尿液。

      淫靡的景色刺激得在场的男性们一个个肉棒胀痛的好像要爆掉。

      在屁眼里喷出尿液的那一刻,苁蓉甚至有种快要哭出来的感觉。但是想到她最爱的阿空,女孩就强迫自己坚强起来。

      苁蓉咬着牙,尽其所能的连环踢出了五六脚,可惜的是,在这不公平的状态下,能保持住平衡就已经很困难了,更不要说阴唇传来的痛楚和快感,以及肛门里越来越强的便意带来的干扰。

      苁蓉感到,在这番激烈运动之下,肛门里积蓄得越来越多的尿液已经在往胃里倒灌回去。少女甚至觉得,在踢腿开声大喝的时候,嘴里都翻出一股恶心的尿臊味儿。

      继续下去的话,不会……从嘴巴里吐出屁眼里灌进来的尿液吧?一想到这个可能,即使明知道可能性很小,苁蓉还是有种反胃的感觉。

      然而可惜的是,少女速战速决的连续攻击唯一带来的效果,就是周围男人们兴奋的狼嚎声。

      “跆拳道啊,终究是一种观赏性远大于实战性的花架子武术,拿来健身还可以,用来攻击敌人,哈哈……保证有多快死多快!”

      刘杰一边躲闪着苁蓉的踢击,一边用武林高手似的语气说道。这让观战的几个色狼们狂笑起来。

      “如果小女孩学了跆拳道就自以为很厉害去行侠仗义的话,一定会被人操个半死啊~ ”刘杰意有所指的接着说道。“那些以为小女孩能行侠仗义的人知道小女孩其实不是在行侠仗义而是在挨操的话,表情一定会很有趣啊。”

      听到刘杰这段让旁人听上去莫名其妙的话,苁蓉似乎表现的有些慌乱起来,踢击越发凌乱而缺乏威胁了。

      刘杰甚至在躲避攻击之余,还能饶有兴致的贴近到苁蓉的身边,伸手去弹苁蓉戴着银白乳环的乳头,或者轻按一下贴在苁蓉腰间的尿液灌肠袋,将更多的尿液压进女孩的肛门中。

      包括刘杰在内的男人们完全沉溺在玩弄校花女孩的游戏当中,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苁蓉眼中与她疯狂攻击完全不符的冷静目光。

      在刘杰又一次贴近过来,淫笑着用手去挤压尿液灌肠袋的时候,苁蓉突然一改刚才的凌乱无力,灵活而迅速的用脚跟踢在刘杰才腿弯处,同时肩膀抵住刘杰的胸口,砰然撞了过去。

      这不是跆拳道的招式,而是自由摔跤的技巧。如果不是双手被绑住,苁蓉完全可以用手锁住刘杰的脖子,将他狠狠的摔到地上。不过在双手被绑在身后的状态下,苁蓉所能选择的,只有用身体去撞刘杰,两人一起摔到在地上。

      显然刘杰没有想到苁蓉会用出摔跤技法,大意之下被女孩撞到在地。

      苁蓉顾不得害羞,两膝压在刘杰的腿部,用头顶住刘杰的下颚,将刘杰固定在擂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