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3部分

      喷涌而出的淫水沿着腿侧流下,在苁蓉的脚下形成了小小的水洼。

      女孩的眼神黯淡下来。

      短短的一年前,自己还是无暇的少女,而现在,自己却能毫无羞耻的在男人的身下大声呻吟,甚至还能当着男人的面大声说出“骚货、淫穴、屁眼”之类以前光是想到,就觉得肮脏的粗俗字眼。

      难道自己真是一个本性淫荡的女孩吗?苁蓉有些自暴自弃的想到。

      “阿嚏!”

      响亮的喷嚏声从楼上传来。然后是自上而下的重重的脚步声。

      这时候,苁蓉才发现刚才对着镜子手淫,耽误了太多不应该的时间。

      显然,楼上有人下来了,怎么办?

      女孩把目光投向正对大门的迎宾台。所谓迎宾台,其实就是一个中空的讲台,放在门厅正对门口的靠墙地方,计算机系有什么活动时,当做查询、迎宾用的。

      也许可以躲在讲台后面。

      苁蓉匆忙的以两腿大张的别扭姿势向讲台走去。金黄的铃铛伴随着女孩身体的颤动发出悦耳的“叮铃”声。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苁蓉一定会对这个精致可爱的铃铛爱不释手,但是此时此刻,女孩却恨不得将铃铛扔到爪哇国去。

      “我说胖子,你听没听到铃铛响?”

      说话的男生已经走到了二楼边上,再往下走五六个台阶,就能看到苁蓉赤裸的胴体了。

      顾不得铃铛和锁链的响声了,苁蓉连蹦带跳的跑到迎宾台,蜷起身子滚了进去。哗啦哗啦的锁链声只要不是聋子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更别提女孩滚入迎宾台的时候,正面朝下,因为双手被拷失去平衡,身子撞到木台那“咣”的一声巨响了。

      “完了……”

      苁蓉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她跪在迎宾台内,拼命蜷起身子,将小脸埋进腿弯,却浑然不觉,这个姿势下,她的粉臀雪股一览无余。

      “咦?我也好像听到有声音!”

      一个难听的破锣嗓子男声说道。

      “不会是有什么流浪狗跑到教学楼里了吧?胖子,我们好好找找,万一被流浪狗破坏了什么电子设备,我们就惨了。”

      还是一开始说话的男生。

      接着,两个人的脚步声就在大厅中转悠起来。

      苁蓉已经听出来两个人是谁。

      开始说话的男生叫关风,是一个举止猥琐的小个子,曾经因为在女厕所偷拍女生大小便被学校记大过。要不是他家里还有些能量,早就被开除了。他还曾经偷拍过苁蓉换衣服,被苁蓉狠狠的打了一顿,在学校里堪称名声狼藉。

      破锣嗓子叫庞黑,人如其名,是个体型“庞大”的黑胖子,一脸的青春痘,光是看一眼都要恶心好久。同样的,这也是个风评极差的家伙,曾经有他晚上向下晚自习的女生坦露鸡巴,结果被某个泼辣女生差点踢断子孙根的笑话传出。

      关风和庞黑都是计算机系的大二学生,并称计算机系之耻。赵晴空以他卓越的技术成为计算机系重点培养对象之后,关风和庞黑也曾经恬不知耻的去巴结赵晴空,虽然赵晴空对这两个不学无术之徒没什么好感,可是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在表面上,赵晴空和这两个家伙之间还算和谐。

      苁蓉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现在这种淫荡不堪的样子如果被关风和庞黑看到,将是什么下场。

      “一定会被他们强奸吧……”

      心中这样想着,苁蓉把头埋的更低了一些。而她被阴唇环拉扯开的的肉穴中不受控制,汹涌而出的淫液,却多的让女孩感到自己好像失禁了一般。

      紧张绝望中,放荡堕落的快感!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连呼吸都放得轻微,丝毫不敢动弹的女孩完全没有发现到,刚刚对着镜子手淫时被淫水浸湿的双脚,在镜子前到讲桌后的这段路上,留下了一个个水光的脚印,在日光下反射出淡淡的白光,只要不是太马虎,就绝无发现不了的道理,而关、庞二人却对这明显的痕迹视若无睹。

      女孩更没有发现,在她躲藏的讲桌内各个角落,以及讲桌下洞对面的墙上,都有隐蔽的针孔镜头在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关风手里拿着一台数码摄像机,相机的显示屏上正播放着一个裸体女孩从树林中走进计算机系教学楼的影像,而庞黑的手里拿着一台无线摄像头的接收机,正从各个角度拍摄着跪在讲台桌洞中的女孩淫秽的姿态。

      “咦?我明明听到有声音的。”

      庞黑调整着手上的接收器,把主屏幕选定到苁蓉的雪臀。他一边和关风凑在一起,欣赏着女孩努力用被拷在身后的双手紧紧按住臀缝间黑色圆塞,却仍旧不可避免的从被肛门塞撑开了皱褶的括约肌缝隙中渗漏出缕缕浊黄液体的淫秽模样,一边大声说道。

      “找不到就算了。我们还要去其他教学楼巡视呢。”

      关风的裤子支起了尖尖的一顶帐篷,他猥琐的用空着的手按了按裤裆,一派正气的说道。

      两个人走到教学楼外,找了一个拐角躲起来,淫笑着继续拍摄“英雄美少女校园淫秽裸奔”的大片。

      苁蓉的精神有四成用来注意周围的动静,六成用来抵御堕落快感的侵袭,脑子乱成一团的女孩甚至没有注意到这两个混混又不是学生会的成员,为什么会去巡视教学楼。

      听到外面没有动静了,苁蓉吃力的用头顶着讲桌的一侧,将自己撅着屁股的姿势转为跪坐,然后一点点的挪出讲台,用分开双腿,露出被锁链左右扯开的阴唇的下流姿势挪向教学楼的大门。

      走出大门,横穿马路,就可以躲进绿化带的灌木丛中了。那样,被发现的机会就要小得多。

      全裸的少女仍旧没有发现,在她没注意到的拐角,摄影机的镜头那微弱的反光。

      一米高的绿化灌木林对苁蓉来说,是最好的藏身之所。灌木丛内侧的草地可以作为脚铐锁链的缓冲吸音带,让锁链的哗啦声不至于太大,而灌木丛可以很好的遮挡住女孩赤裸的胴体。

      苁蓉弓着腰,撅着雪白的小屁股,仅仅让自己眼睛以上的部分露在灌木丛外,一边在脚铐的限制下尽可能的加快行进速度,一边警惕的打量着前方。

      远远的,两个拉着行李箱,准备离校的男生说说笑笑的向这边走了过来。

      苁蓉早早的蹲了下去,连呼吸声都尽量放轻,一动也不敢动。

      灌木丛虽然给苁蓉提供了不小的掩护,但是并不能完全遮挡住女孩的身体。

      如果仔细去看灌木丛的话,还是能从灌木丛的缝隙中看到隐约的白色胴体。更何况灌木丛仅有一米多一点的高度,如果走过的人和灌木丛靠的很近,甚至不用专门探头去看,眼角的余光也可以扫到躲在树丛后的裸体校花。

      蹲在树丛后,苁蓉提心吊胆的透过树丛缝隙看着两个男生渐渐靠近。被阴唇环扯开的阴唇在微风的吹拂下格外敏感起来。饱胀的直肠中,刘杰的尿液在不停翻腾着,让苁蓉感到口中呼出的气都带着一股刘杰尿液的骚味。越来越重的便意逼得女孩不得不用拷在身后的手紧紧按住屁眼里的塞子,以免塞子被直肠里的尿液冲出来。

      被学校里众多男生女生们仰慕的冰雪女神,在屁眼里灌着男人的尿液,赤裸的躲藏在矮小的灌木丛后,看着缓缓走过的男生,任凭屁眼中男人的尿液倒灌进胃里,最后从嘴里溢出……脑海中流过这样的认知,巨大的耻辱感让女孩阴穴仿佛失禁一般将大腿润得湿淋淋的。

      那两个男生苁蓉依稀有点印象,似乎是学校“苁蓉女神护卫队”的成员,女孩的爱慕者。

      就在两个男生走到苁蓉藏身之处的时候,一个男生行李箱的轱辘从轴轮上脱落,滚到了灌木丛树根处,打了一个旋倒下来不动了。

      那个男生不高兴的骂了一句脏话,放下行李箱,来拣箱子轱辘。

      “不……不要啊……”

      苁蓉惊恐的看着男生向灌木丛走过来,恨不得把脸埋进土里。

      男生走进灌木丛。苁蓉甚至一抬头就可以看见那个男生的脸。

      男生毫无察觉的弯腰去拣轱辘,他的手,距离苁蓉插着肛门塞的雪臀不过三四十公分。只要他稍微扭一下头,就能看到灌木缝隙中,挂在女孩浑圆乳尖上“白帝大学中文系一年级a 班苁蓉”字样的学生证。

      可惜,他做梦也想不到,一树之隔的灌木林后,他爱慕的校花少女正赤身裸体,用拷在身后的双手按着屁眼里的塞子,紧张的注视着他。

      男生拣起轱辘,重新安装到行李箱轴轮上,和同学继续聊着天走向校门。却不知道他错过了尽情凌辱他朝思暮想的女神的大好机会。

      这一切,都被远远缀在苁蓉身后的猥琐二人组用高倍摄影机拍了下来。

      “靠,真是刺激。当初我只是偷拍了一张苁蓉那妞换衣服的照片,结果差点被她打断第三条腿不说,还让学校给我记了一个大过。现在……哼,光着腚让老大随便操不说,还不要脸的在学校里裸奔,真是个骚货。”

      关风一只手抓着摄影机,远远拍摄着苁蓉裸奔的影像,一边把另一只手伸进裤裆里撸动着。

      “嘿嘿,老大不是说了吗,苁蓉、肖静、孙婷婷这些校花现在都是被他控制的母狗,老大准备组建一个秘密俱乐部,只要进了俱乐部,就可以随便操这些校花母狗。到时候……老子要苁蓉给老子舔屁眼,孙婷婷那小萝莉给老子吹箫,肖静那个大奶母狗给老子喂奶!”

      庞黑干脆解开裤子的前襟,让他胯下黑糊糊的一团肉暴露在空气中,做起白日梦来。

      “都说这届校花榜的质量是近十年来最好的,而校花榜前三的苁蓉、肖静、孙婷婷是百年一见的绝色呢。那些校花亲卫队把这三个妞当成女神爱慕的家伙一定想不到,这三个妞跪在地上光腚给男人吹箫的骚样。”

      关风越说越兴奋,在裤裆里的手撸动的更快了。

      “不过……我说猴子……”

      庞黑问道:“老大说苁蓉、肖静、孙婷婷都是他的母狗,可我到现在只看到苁蓉一个哎。你看到过另外两个当母狗的样子吗?”

      关风回忆道:“没有。不过我曾经在老大的手机里看到过一小段孙婷婷的视频。可惜不是很清楚。那小妞双手被绑在背后,一边哭一边坐在老大的鸡巴上来回套动。看日期……对了,就是老大那次被苁蓉和她绿帽男友打伤的第二天。老大手里应该有清晰的录像……他每操一个女孩都会拍录像保存下来,等以后再操那个女孩是时候放出来助兴。”

      “嘿嘿……等有时间跟老大要来看……”

      庞黑的嘴角流出色色的口水。

      在关风庞黑谈论三个女孩的时候,苁蓉已经走到了绿化带的尽头,前方是一个“t ”型的拐角。女孩遇到了麻烦。

      尽管只要再穿过一条马路,就能躲进另一条绿化带,可是马路的树荫下,一个带着犹如啤酒瓶底般厚厚镜片的瘦小男生,抱着本厚厚的英语词典,踱来踱去,口中喃喃有词。

      苁蓉认得这个男生。她的同班同学,中文系第一书呆子才子莫文。这个人几乎无时无刻都在捧着书,不通事务至极。苁蓉和他几乎没有说过话,只是从别人口中听说过他在暗恋自己的八卦消息。苁蓉对此一笑置之,没有理会。

      眼下,这个据说暗恋自己的书呆子却成了自己通过马路的最大障碍。

      苁蓉默默的计算了一下,莫文走过自己躲藏的灌木丛之后,背对着自己还要走大约三十秒的时间,才会转身往回走。如果动作快一点的话,三十秒足够自己走到对面的灌木丛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