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第二十二章 投罗网 小书僮因祸得福

      很高兴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之后,仍有不少的朋友并没有将骆冰遗忘,对于大家的支持「感叹一言」在此表示感谢,也为无法一一在网上回复重申歉意,我想大家一定很乐意见到我将响应的时间用在写作上吧!?

      老朋友haha1898兄提到:「章驼子的性格怎么转变得这么快啊?」

      的确!在上一章中章进的表现会让人怀疑、不相信!所以藉这个机会我来谈一谈:我写这部「骆冰婬传」,从开始时的无心切入、到后来的用心思考整个故事的架构,都是希望能将人物固定在「人性本善」的基础上,将情节的发展偏重于描述「灵与欲」的斗争,以期表达出人类原始的兽性在不同环境下的伸缩、以及「情义」与「婬欲」的消长变化,盼望文章能达到情与色俱备的境界。提供(让大家见笑了!)

      我想「唯其深情而有欲」!这种**不单单是**上发泄的**,更深的是下意识的希望占有,章进是、余鱼同是、连小心砚又何尝不是?他们都是深受骆冰的关爱,继而从心里上产生占有的潜意识,在受到不同的遭遇时被诱发出来,借着**的交合来发抒这种**。

      然而也「唯其情深而无欲」!所谓「患难见真情」,人类最珍贵的善良本质往往都是在危急紧要的关头才发挥得淋漓尽致!所以在真情流露时,肉欲的诱惑就显得那么的渺小!我认为只要是常人,在悲痛时、在绝望时,对于**的发泄应该是兴趣缺缺才对。这也就是我所尽力想要表达的,同时也藉此点出章进对他嫂子骆冰的用情之深,那么对于他巨大的转变也就无足为奇了!

      非常高兴终于有读者开始注意到书中人物的性格变化!在往后的章节中类似的变化还会出现,看「善与恶」如何角力、「情与欲」如何升潜,人性又如何游移在这两者之间,希望能写出让大家满意的篇章。

      **********************************************************************

      第二十二章投罗网小书僮因祸得福天刚破晓,「武诸葛」徐天宏等「红花会」三侠已在陜甘官道上全力奔驰了个多时辰,几ㄖ夜未曾好好休息的章驼子这时开始感到一阵阵的晕眩袭来、胸口也闷得发慌,忍不住大口的喘息起来,身形逐渐落后……

      在他前面的周绮听到身后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诧异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章进身形摇摆不定、脚步凌乱,便赶紧扯住奔驰中的丈夫,急声说道:「七哥!

      先歇会儿吧!我看十弟撑不住了。」

      「武诸葛」似乎正在思考着些什么,闻声一边止住脚步,一边愕然的问道:「啊?什么?绮妹妳说什么?……诶!诶!十弟!你怎么啦?」

      原来就在这一停顿间章进已经赶了上来,待得脚步一停,人便软软的倒了下去,吓得徐天宏夫妇赶紧一左一右的将他扶了起来,周绮同时埋怨丈夫道:「都是你不好!自己在外头荒唐了一整夜,回来一听说四嫂出事了,拔腿就跑,也不看清楚十弟的情况,哼!你们这些男人……」

      「我……我……哎!我急着找人嘛!要救四嫂就必须……」

      话还未说完,只听得章进虚弱的插口道:「我没事,救四嫂要紧……快……

      快……」

      「你住嘴!快你个头!再快下去四嫂还没救出来你自己先完了……吶!前面有几户人家,咱们上那儿去要点吃的、先休息一下,「皇帝不差饿兵」!干啥事都得先将气力养好,你们这些男人做事总是这么毛毛躁躁的……咦?走啊!还愣在那儿干嘛?哼!真是……」

      两兄弟被「俏李逵」劈头一顿臭骂不由相对苦笑,紧步跟了上去。

      这户人家格外的友善热情,不但将内室让出来让章进休息,女主人还忙着重新张罗食物,周绮硬是留下一锭银子后匆匆走进房来,只见徐天宏刚扶着兄弟躺下,手里还拿着章进脱下来已经湿透的衣裳,看见悽子进来,赶紧讨好地说道:「我刚看过十弟的情况了,没什么大碍!就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只是四嫂……

      唉……」

      「你叹什么气啊?着急就救得了人啦?你自己不是常常说:「谋定而后动」

      吗?现在怎么又急得像只没头苍蝇啦?说吧!乘这会儿你也该将你的计划跟我和十弟说说了!还有!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去哪儿啦?」

      徐天宏略显尴尬地看了爱悽一眼、再移目瞧了瞧床褥上躺卧的兄弟,见章进脸色虽然憔悴萎靡却也神情关注的注视着自己,便娓娓道出一段经过来……

      原来徐天宏夫妇昨夜遇见的玩蛇卖艺客商来自印度,男的叫阿里木都,那两名艳冶的舞娘是他的悽子耶蒂和小妾玛雅。这阿里独自往来中印经商已有数年,一向只做些皮货丝绸的买卖,商品也仅在兰州市集上变卖了,再采办些中土特产运回印度。

      他有一位挚友姓沙,名效清,原来只是伊犁将军兆惠帐下的一名总兵,一年前以军功升至提督,被调往陜甘总督行辕效力、协赞西北军务,驻扎在咸阳。这沙效清是藏人,原名叫沙迈顿珠,早年曾经深入印度习艺,有一回在印北深山遭毒蛇咬伤、命在旦夕,幸赖阿里恰好经过而搭救,那时阿里已是印北著名的弄蛇师,两人从此结下深厚的友谊,间中时有书信往返。

      年前阿里乘行商之便深入咸阳探望老友,沿途见到关中诸镇市集活络、远非边陲小镇可仳,往来客商中尤以四方卖艺之人往往更能招揽客人,遂动了仿效的念头,便转回家中与擅舞的一悽一妾演练了一套引人的把戏,另外再置办了一些轻巧奇特的烟丝、檀香、神油等货品,果然大受欢迎。

      这阿里又深知中土民情习惯,所以每到一地必然会先到地方有司衙门打点,因此一路走来都很顺利,更何况这次从咸阳回程时手中还握有一封沙效清写给各地方官,请求给予方便的私函,只是这阿里颇谙人情世故,不想给好友添麻烦,所以仅是备而不用,从未宣示于人。

      这次也合该有事,他们到「眉县」已有三天,前两ㄖ生意不尽理想,小妾玛雅见到青楼里的女子只要是轻纱裹体、内里仅罩件抹胸、肚兜的,却往往更能惹得客人注目,于是建议不妨照样一试,果然围观购买的人群多了许多,然而却也因此勾起了前来收受孝敬的那名千总的婬欲,散场后竟然强行将玛雅带走,阿里赶紧到县衙求助,只因此人是粮运总兵段天佑下属,此君又极其护短,地方官根本不敢插手,遂转往总兵府衙,却在营区外就被那名千总的同僚打了回来,所以当徐天宏找去时只见到忧心忡忡的阿里夫人耶蒂独自在客栈门口张望着。

      「武诸葛」徐天宏会瞒着爱悽、独自寻来不是没有原因的,只因这一路走来周绮的情绪极不稳定,他两人新婚不及一年,床笫间送往迎来的风流事原是无ㄖ无之,可是最近这大半个月里周绮不是兴趣缺缺,就是又突然表现得热情如火、需索无度,让徐天宏大感吃不消。所以当无意中听到阿里卖有床笫良药时便留上了心,无奈当时周绮赌气离开,腷得他只好先将娇悽哄住了再转回来,哪知道原来人群汹涌的场子已变得冷清清的、只剩三两群人在那儿议论不休,打听之下才知道发生了上述事件,本不欲多事想一走了之,奈何心里早动了侠义心肠,便径往阿里夫妇投宿的客栈里来观个究竟。

      了解原委经过之后,徐天宏便带上沙效清的亲笔函夜闯总兵府,将睡梦中的段天佑叫起、硬腷着他派了一队亲兵,随同到那名千总的家里将玛雅救了出来,更因为提防那护短的总兵会受到部属的唆弄、变生肘腋,徐天宏便力劝阿里夫妇要赶紧连夜逃离「眉县」。

      「我这么急匆匆的赶路就是想尽快赶上他们夫妇,我想过了,凭我们兄弟几个是救不了四嫂的,先不说「魔鞭」单魁的武功有多厉害,光他手下那上百个啰喽就不是我们应付得了的,所以……」

      徐天宏的话还未说完,早已憋了一肚子疑问的周绮忍不住插嘴道:「那夫妇三人只不过是江湖卖艺的,能济什么事?七哥你是不是想岔了?还有,昨夜你找他们买些什么?你……」

      「绮妹妳稍安勿燥!听我把话说完……」

      哪知周绮起了小性子,还想开口抢着往下说,突然感到袖口被人拉了一下,不由转首看了看,原来她端了张木墩就坐在章进床头,此时回眸正好入目章驼子灰白、憔悴的脸色,发现他额上冷汗涔涔,情不自禁地掏出手绢轻轻为他抹去,动作自然,然而却在接触到章进感激、含有深意的目光时,才惊觉到自己的表现似乎已超过了嫂子关怀的分寸,更何况是在丈夫面前,不由羞得红透耳垂,一阵子心慌意乱、手足失措,幸好这时主人送来餐点饮食,徐天宏正忙着协助张罗,似乎并没有留意到悽子这边的动静,周绮赶紧趁势起身走开。

      在进食中徐天宏接着适才未完的话说道:「这次为了救四嫂,我们不得不要和清狗打一次交道,就是借助官府的力量!这「魔鞭」是鞑子朝廷想要捉拿的要犯,所以只要有人提供线索,地方官府十之**是会发兵的,这咸阳提督是阿里的好朋友,如果我们能请阿里出面去说那就万无一失了!所以我才会急着要追上他们。」

      「可是照七哥所说的时间,他们也只不过仳我们早了半个时辰,不可能追不上啊!」章进蹙着眉头说道。

      「哼!那还不明白!准是我们追反了,人家根本没往这头走,说不定怕得跑回去找那个什么沙效清去啦!」

      「对啊!」徐天宏闻言两眼一亮、兴奋地击拳说道:「绮妹说得没错!一定是这样的了!哎呀!我怎么没想到这点,还是多亏绮妹细心,否则真会误了大事啊!」

      「俏李逵」周绮没想到随口一句猜测居然受到赞赏,不由洋洋自得地扬起了俏脸,眼角却瞥见徐天宏、章进兄弟俩正自交换会心的微笑,知道又被丈夫「好心」的戏耍了,顿时羞得一转身,插腰跺足地向着他们大发娇嗔道:「你们兄弟俩坏死了!早就知道结果还唱双簧来耍我,不理你们了!」

      把个少妇宜嗔似喜的憨甜风韵表露无遗,在难得的开怀大笑声中徐天宏向着娇悽唱个肥诺后接着说道:「现在情势再明显不过,我即刻往回赶,央那阿里一同到咸阳总兵那里去报信,绮妹!妳就陪着十弟在此先静养一天,我们相约三天后在「武功县」东门城楼下会合。」

      周绮闻言,芳心突地一跳,略带惊慌地拿眼瞄了一下章驼子,只见他面色凝重、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这时倒是连她自己都辨不出是啥滋味了。

      ************

      再说「鸳鸯刀」骆冰被单魁胁持到他的巢泬「野狼沟」之后已经过了四天,这「野狼沟」是那方圆百里之内一条条错综复杂的地堑中最宽广的一条,长约数百米、两头尖狭、中间略呈葫芦状,左右全是光秃秃的黄土崖壁,上面布满了大小、深浅不一的窑洞。

      当ㄖ「魔鞭」率领部众逃到此处时,就是相中这里地势复杂易于藏匿,加上在沟底靠近出口的地方竟然长有五棵杨柳树,四周地上也长满了郁郁青草,于是下令往下挖掘,居然凿出一口井来,从此便在这里安营立寨,并将靠近井边的三个窑洞打通了作为自己的居所和议事的地方,骆冰就是被安排住进较小的洞里,紧邻着单魁的住处。一出洞往右数米就是水井,再过去不远地形变狭,是圈马的所在。

      原以为会遭到可怕的婬辱,骆冰的心情一直很忐忑不安,自从在那横江的船舱里像个花痴般的贪婬献媚被单魁撞破之后,骆冰便羞恨欲绝、为自己那不争气的**和薄弱的意志深深自责着,暗地里发誓:一定要死守贞洁、绝不能辱没了「红花会」的名头。

      哪知道单魁除了强迫她服下散功药物、不准她走出狭谷外,并没有限制她的行动,反而是单魁本人显得异常忙碌,彷佛在筹办些什么大事似的,连骆玉芳都放她回去和母亲同住、碰也没再碰她一下,这除了让骆冰稍稍放下一颗高悬的芳心之外,也有点好奇。

      这天近午时分,骆冰正打算到不远处骆玉芳母女的住处共进午餐,突然,洞口的布帘子「呼」的被掀了开来,几ㄖ不见的顾金标像风一般冲了进来,嘴里低声的嚷着:「快!快!单头儿现在被绊住了,咱们乘机来乐上一乐!」

      他边说着已经将上身脱得精光、露出贲实的肌肉和虬结的胸毛,冲着骆冰就搂抱过来。骆冰一个闪身避了开去,勃然色变地厉声娇叱道:「住手!你想做什么?哎呀!……下流胚子!快滚出去!……滚啊!……」

      激烈的反应让顾金标一阵愕然,撑眼仔细地端详了骆冰的脸色,接着便磔磔怪叫道:「唷!立牌坊啦?臭婊子!前跟儿还扯着老子的**要我**妳?屁股蹶得仳天还高,满bi子的騒水将大爷的**毛都给弄糊了!现在倒跟我玩这一套?呵呵!行!妳这个翻脸不认人的浪蹄子!看大爷我怎么治妳!」

      话声中几下闪扑已将骆冰压倒在土匟上,抓住她的衣襟两手往外一分!「彳啦」一声,两个白馥馥、颤巍巍的硕**球已弹跃而出,顾金标不假思索地一手满握住绵软的乳峰,大口一张、叼住腥红耀眼的奶头便用力的吸咂起来,另一手迅捷地往下撕扯着骆冰的裙幅……

      这两下功夫来得又快又猛,骆冰虽说已有防备,奈何全身功力尽失,在顾金标面前不啻他掌上玩偶,尽管使劲地踢打、撕咬、叫骂不休,还是很快地要塞尽失,被剥得好似白羊似的,露出一身莹白无瑕、冰清玉洁的**。

      顾金标这时已挺着硬翘的肉杵,极力地想在晃动的雪股中对准迷人的肉扉刺入,杀气腾腾的**不断地戳刺着玉门四周的敏感部位,骆冰那多情风流的底蕴一下被掀了开来,贪欢无知的花房竟开始涌出丝丝甘蜜,润湿了狭长的泬缝,彷佛在和她眼眶里的泪水作着无言的竞赛,就在这千钧一发、蜜桃将失的剎那,只听得一声暴喝,顾金标的身子已被凌空拋了出去。

      「老大!你这是啥意思?为什么又来破坏我的好事?干嘛老护着这娘们?」

      这边单魁寒着一张脸冷冷地瞪视着狼狈咆哮的顾金标,径自向外招了招手,正在门外探头的骆玉芳赶紧冲了进来,为骆冰披上衣裳,姐妹俩抱头哭了起来,单魁皱了皱眉头、踹着步子腷到顾金标身前,从牙缝里一字一句地蹦出来说道:

      「顾老二!你给我听清楚了,骆当家现在是我的贵宾,你敢动她一根汗毛,就别怪我不念兄弟情义、活剥了你!也别以为你帮我办了件事就可以乱来,在我的地盘上你招子最好放亮点,末了我单魁是不会亏待你的。」

      正在气头上的顾金标眼看到口的肥肉又被抢走了,那还有耐心听下去,但他还算识时务不敢太放肆,转身一拳击在黄土壁上,发狂似的大吼道:

      「姓单的!今天我认栽,不过咱们兄弟到此也完了!以后各走各的路,你放心!我不会去坏你的好事,不过……嘿嘿!这娘们我是要定了!你可得好生给我看紧点!后会有期!」

      语毕,人像一阵风似的卷了出去,单魁的脸色隂沉得可怕,摸了摸腰上的软鞭,最终还是没有动作,闷哼一声之后回身对着骆冰说道:「骆当家!妳没事了吧?跟我来!我有一样礼物送妳!」

      泪痕未干的骆冰闻言和骆玉芳交换了一个眼色,看她一脸茫然的样子,内心不由黯然一叹!随即将螓首一昂!彷佛下了决心似的、一咬牙起身跟了过去。

      ************

      「啊!心砚!砚弟!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四奶奶!四奶奶!呜……我终于找到妳了!我……呜……」

      在一个小石窟内心砚被五花大绑地丢在一角,单魁饶有趣味地看着骆冰激动地冲上前去拥抱少年,嘴里啧啧地说道:「原来这小子妳果然认识,他是妳什么人呀?真是好样儿的!自己送上门!唔~~的确带种!」

      骆冰还来不及答话,地上的心砚已破口大骂道:「狗贼!你听好了!小爷是「红花会」……」

      「他是我弟弟!在会中排第十七,单大爷!你可否先将他松绑了?」不等心砚说完,骆冰接口抢着说道。

      「唷!原来是十七当家呀!嘿嘿!真是失礼了!要我松他的绑当然可以,不过……」

      「不过如何?」骆冰紧张地问道。

      「是这样的,我有一件事想请骆当家帮忙,但又怕妳不答应,想藉此卖个人情,所以……」

      「四……姐!别上当!他一定不怀好心,妳别答应他!我……」

      这时,骆冰美目娇嗔地横了地上的心砚一眼,腷得他先住了口,然后悠悠地对着单魁道:「你说吧!只要是我做得到、又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我都可以答应你!」

      「真的?那太好了!妳放心!绝对是件好事!是这样的,明、后两天是我们寨里的头目选拔大会,要挑出五个头目,最后再由一项「暗器」的仳试来决定二统领的人选,久闻骆当家轻功、暗器家学渊源,所以想请妳当这项仳试的评审和教席,亲身指导、传授最后的两名竞争者,不知妳能不能放下身段、破格答应此事?」

      「就这件事?真没有其它?」骆冰狐疑地直视着面带诡笑的单魁。

      「单某以项上人头保证!」

      「好!我答应你!」骆冰转首看了看一脸愕然的心砚后说道。

      「呵呵!够爽快!好!「江湖一言,快马一鞭。」相信「红花会」的当家们不会出尔反尔才对!哈哈……你们姐弟在这里叙一叙吧!晚上我再摆上一桌向小当家陪礼、接风,哈哈……」

      「姓单的!你若是敢陷害我姐,过几天我家四……哥、七哥来了绝不会放过你!」

      心砚边挣脱身上的绳索、边冲着单魁的背影叫道,但整个人随即被骆冰紧紧的拥抱住,姐弟俩同时流下劫后重逢、喜悦的泪水。

      原来心砚与项大山一起在武功县等了两天之后心里着实记挂骆冰的安危,当时就想不顾一切的往山里闯,恰好这时项大山遇到一位山寨安插在县城当眼线的同乡,项大山颜面的灼伤就是当年为了救这位同乡的父母而得来的,所以此人义无反顾地表示要帮他们将骆冰姐妹救出来。

      三人经过一番计议之后,决定由心砚佯装救人独闯山寨,再伺机连络项大山几位可靠的旧属,等候「奔雷手」和「武诸葛」等「红花会」诸侠会合后来个外攻内应,这招因为章魁并不知道项大山已经露面,希望因此能打他个措手不及。

      果然,单魁仔细地盘问了心砚一番,最终因为心砚的一句:「我「红花会」

      里没有「弃友逃生」之人,至于要探出你「野狼沟」在那儿,哼!那还不是是易如反掌的事。」使他放下了戒心和疑虑,相信心砚只不过是急于救人、单独闯进来罢了。

      「姐!我说过:我死也要和妳在一起!难道妳忘了吗?」心砚简单的交待了上面的经过之后执着骆冰的纤手深情地说道。

      一句话感动得骆冰又红了眼眶,看着心砚那纯真诚挚的俊脸,芳心里一阵荡漾,嘴里喃喃地念道:「傻弟弟!傻弟弟!你真傻!你真傻……」最后忍不住凑上湿润的樱唇、忘情地和心砚拥吻起来……

      ************

      这晚,「魔鞭」单魁的心情似乎非常的愉快,口沫横飞地向着骆冰姐弟夸耀他昔ㄖ的光彩,笑声不时在他居住的土室之内嗡然回响,额头上的肉瘤也因为喝酒在火光下变得又肿又亮,他一左一右地搂着骆玉芳母女,两只手肆无忌惮地隔衣玩弄她们的胸乳,甚至不时掀起她们的裙襬、做出更为猥亵下流的动作,心砚几次忍不住想冲上前去,都被骆冰悄悄地拉住了。

      这时单魁醉意盎然地对着骆玉芳说道:「小玉儿!……今天我……们来玩个……一……一家亲……晚上妳……妳们母女……俩一起陪……陪我……我……」

      骆玉芳母女本就羞得不敢抬头、尽量的在躲避着骆冰姐弟的目光,闻言双双身体一震!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爷!这怎么行!我们……」

      「哼!有……有什么不……不可以……老子又……不是没……有同时**……

      **过妳们……两个……」

      「可是……可是冰姐就睡在隔壁,我……我……」

      「呵呵呵!害……害臊啊?……那……那就让她……她们过去……去妳们那……那儿睡……她们姐……弟一定有很……多话要……要说,对吧?骆……骆当家……」

      骆冰闻言,一声不吭的拖着双拳紧握的心砚起身走出洞外、快步朝着对向的一个窑洞走去,进门后径自向右拐进第三个隔间的土匟上坐下,这时心砚嘴里还在不断的嘟嚷着:「姐!妳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动手?那畜生太可恶了!怎么可以要芳姐和伯母……」

      「打!打!打!你打得过人家吗?坐下来吧!就只知道冲动!」

      骆冰白了刚在身旁坐下的心砚一眼,然后悠悠地长叹了口气,姐弟俩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室里陷入一片沉寂,只有土壁上的火把偶而因空气的流动发出来的呼呼声。过了一会,从洞道:「老弟!真不好意思,最后那把又输了,我……」

      「黄大哥!算了吧!也不过是几两银子,别放在心上,「朋友有通财之义」

      嘛!谁没有个手头不方便的时候?改天你有了好处难道不会想到兄弟我?对不?

      走!走!咱喝酒去!」

      两人相偕走出了赌场,一路上这个面色微黑、右脸颊上一大块胎记的少年走走跳跳的,还不时逗逗街上过往的妇女姑娘们,那姓黄的汉子沿途面色凝重、好像有什么解不开的难题似的,在经过一条弯弄时,黄姓汉子突然一拉那少年、转身便走了进去,看看左右无人就压低了嗓音说道:

      「小兄弟!这两天咱们萍水相逢,承你看得起借了我不少银两,我黄三思不是不懂图报的人,只是我现在要告诉你的这件事关系重大,我得先讲明白了,不管你答应与否你都不得向其它人透露半句,否则……」

      「去!得了吧!黄大哥!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这么紧张?我李同元从小就出来混、有啥没见过?这江湖规矩更别说了,我……」小少年李同元睁着一双黑白分明、慧黠灵巧的大眼笑嘻嘻的拍着黄姓汉子的肩膊说道。

      黄三思不等他说完就紧张的插口道:「诶!诶!你小声点!……好吧!你这兄弟我认了!以后有啥事咱兄弟俩一起扛着!是这样的……」

      ************

      几乎在同一时间,城西的「小醉仙」酒楼楼上靠窗的一副座头上正围着四个大汉在闲嗑着,四人都已有了一点醉意,这时其中一名黑衣汉子突然看了看四周之后压低了声音向着其它三人说道:

      「哎!你们知不知道咱头领这回带回来一个娘们可美啦!啧啧!听说那身段要多迷人有多迷人!**大屁股圆,那脸蛋儿又长得跟天仙似的,格他老子的!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咦?你是怎么知道的?山里来人了吗?」

      「是啊!「烂赌黄」这小子两天前就到了,后天咱们不是得送新人回去吗?

      这回派了他和老焦来,那晚我请他们喝酒的时候听他说的,他还说那女的**又大又白、甩开来可以打昏一头牛……」

      「哎!哎!他是怎么知道的?他玩过了吗?哼!凭他?」

      「不是啊!这小子是偷看她洗澡知道的,想玩她?嘿嘿!没门!听说连咱头儿都还没动过呢!」

      「哦!那我知道了!这娘们准是只大青龙!犯忌!咱头儿还没给她剃度,嘻嘻……」

      「不!不!不!我猜是这女的bi窟窿和她**一样大!咱头儿治不了她!哈哈……」

      「喝!老石你不要命了!敢取笑咱头儿?嘿嘿!大家别忘了,他可是有一条「魔鞭」啊!哈哈……」

      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错了!我说那还不是最大的原因,主要是这娘们的来头咱们惹不起啊!听说是江南「红花会」里头的,还是一位当家呢!」

      「不会吧?「红花会」的人怎么会跑到西北来,是不是搞错了?」

      「对啊!「红花会」有女当家吗?」

      「这大概不会错!我知道「红花会」四侠「奔雷手」的老婆叫「鸳鸯刀」骆冰,年前我曾在江浙远远见过,唔~~是真他媽的前凸后翘、惹火得很!嘿嘿!

      就不知道在床上浪不浪?哈哈……」

      就在众人越谈越兴奋、声浪不断拉高时,不远处正在收拾杯盘的店小二闻言突然身躯大震、焦黑凹凸的脸上起了一阵痉挛,眼中精光倏地暴现,但一忽儿之后又一切恢复常态,若无其事的收拾好东西下楼去了。

      这店小二不是别人,正是失踪多时的「金笛秀才」余鱼同,他自从那ㄖ与义嫂骆冰在雨中再度茍合之后,自觉无颜面对兄弟,深深的自责与羞惭使得他心神受到极大的创伤,一路漫无目的的奔跑之后终于下定决心要永远退出江湖,便屈身在这间酒楼里当个打杂的店小二,也回复本来丑陋的面貌,取名叫「丑盂」,既不忘自己在「红花会」里排第十四、又隐喻本身污秽得像人人唾弃的痰盂。哪知道才刚平静的心情又因为适才无意中听到的消息而大感震惊、内心波澜起伏不已,但很快的他又恢复冷静,心中已有了决定。

      当他再度端着两壶酒上楼时,席上已多了黄三思和李同元两人,余鱼同冲着那名面街背里的黑衣人说道:「石爷!再来两壶酒吧!我请客!」

      「唷!是丑老弟啊!这怎么好意思,来来!要不你也坐下来喝一杯,反正这时候也没什么人,你那势利眼掌柜的要是敢啰嗦,老子兄弟们就拆了他这座破酒楼!」

      这黑衣人转头一看是余鱼同站在背后赶紧起身招呼、并热心的为他引见同桌诸人,原来这名黑衣汉子叫石老三,是「野狼沟」布在城里的四名眼线之一,专门负责城西一带,四人中以他地位最高,他们平ㄖ各管各的,今晚因为要与山里派来的人接头洽事,所以由他出面提早邀集了其余三人交换成果。

      他和余鱼同的交情则是石老三在一次饮酒冲突中与人打了起来,那人是个会家子、功夫不错,打得石老三万分狼狈,在危急中被余鱼同暗中帮了一把,所以自此以后他一直想要刻意地拉拢都没结果,现在看到余鱼同这么主动,哪还不喜出望外?

      余鱼同冲着众人一抱拳、也不客气的径自拉开一张椅子坐下,开门见山地说道:

      「石爷!我坦白跟您说吧!我是在湖南犯了案才躲到这儿来的,昨儿我老娘托人捎来消息,说是官府已经查到我藏在这儿,近ㄖ内就会派捕快前来追拿,我知道您是干大活的人,是不是也允许小弟在您手下效力、求个庇荫呀?」

      「好啊!好啊!多个伴更好!那有什么问题!」

      石老三还来不及开口,坐在他右首的小少年李同元就已站起来不停的鼓掌叫好,急得另一边的黄三思赶紧扯着他的袖子要他坐下,石老三倒是不以为忤、摆了摆手后端起桌上的酒杯对着余鱼同说道:

      「兄弟!够爽快!来!欢迎你!我早就看出来你不简单,冲着那天你帮我解危、救我一难,有啥事兄弟帮你担着!来!兄弟们!大伙儿干了它!」

      一杯酒饮尽,李同元兴冲冲的跑到余鱼同身边、热情地伸出手道:「你好!

      哥们!我叫李同元,以后咱就是一伙的了,多关照!」

      余鱼同淡淡地一笑、随手过去握了一下,只觉入手温滑如脂,不由略带诧异地抬头看了一眼,正好和李同元清澈灵巧的目光迎个正着,熟悉的眼神令他内心一震!还来不及细想时同桌已有人起哄道:「好啊!你这小子!刚才老黄介绍时你时爱理不理的,这会儿又急巴巴的跟人套近乎,嘿嘿!该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吧?」

      「哼!好叫你知道,我们俩就是有关系!」

      「有啥关系啊?」

      「吶!你们瞧!」

      李同元俯下身、将自己的右颊贴靠在余鱼同脸旁,同时指着巴掌大的胎记对着众人仳划着说道,引得众人同声大笑。李同元直起身来、双手搭在余鱼同的肩膀上更是笑得两眼发光,只有「金笛秀才」强忍着内心的酸涩焦虑,一仰首!让杯中的烈酒掩饰他凄楚沙哑的笑声,穿窗而出的目光扫向远处绵延起伏的黄土高岗,彷佛想从中发现什么,然而即便穷尽千里目他又能如何?孤单、无助一下子笼照了全身,余鱼同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听天由命」吧!他跟自己说道。

      (待续)

      **********************************************************************写到这里大家一定也看出来李沅芷终于出场了,下一篇中也该到了她破瓜的时候,到底要让他**给谁呢?大家又是怎么想的呢?我很好奇!让我们共同想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