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108章 阳台上下【合集】

      当陈功睁开双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席梦思床上。

      “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功一脸的疑惑,朝四周环视了一眼,明亮光洁的地板,白得耀眼的墙壁,以及透过了宽敞的玻璃,就可以看到一个妙曼的身影,正伫立在阳台前面,似乎在思虑着什么。

      “姐姐?”

      凝视着阮筱婷细腻柔和的秀背,陈功的脑海飞速旋转起来,终于开始想起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还有你!”

      阮筱婷秀眉紧蹙,喝道:“双手抱头,蹲下去!”

      “额,来真的呀!”

      看到阮筱婷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陈功的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不满的说道:“姐姐,我是你亲弟——”

      “咔嚓!”

      陈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只听得一阵脆响,阮筱婷猝然出手,施展女警格斗术,一下子就将陈功给打趴在了地上。

      “警察同志,打得好,打得好!”

      一旁的杨依依看到这一幕,顿觉十分解气,幸灾乐祸的说道:“犯,就该打,打死他!”

      “嗯?”

      阮筱婷瞪了杨依依一眼,伸手指着杨依依和柳月明,冷冷的说道:“谁说他是犯?你,还有你,才是犯!”

      “我们是犯?”

      杨依依跟柳月明同时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没错!”

      阮筱婷点了点头,说道:“你们这两个不要脸的饥渴女人,竟然赤身**,引诱未成年少男,已经严重触犯了法律,简直是道德败坏,罪大恶极!”

      “诬陷,你这是在诬陷我!”

      作为受到良好传统教育的知识分子世家出身的杨依依,一向洁身自好,自觉高人一等,竟然在同一天之内,不但遭受到了女儿的情夫的,还受到警察的诬陷,这如何教她不激动,杨依依情急之下,转过身去,朝阮筱婷扑去,气急败坏的说道:“你跟这个无耻的男人是一伙儿的!”

      阮筱婷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

      “你就是!我刚刚还听到,他叫你姐姐!如果你跟他不是同伙儿的话,我就……”

      杨依依说着,眼角一扫,然后就瞥见了挂在阮筱婷腰间的佩枪,“唰”的一下,就拔了出来,恶狠狠的说道:“我就自杀!”

      “快放下,会走火的!”

      阮筱婷面色大变。

      一个不会使枪的人,拿着一把枪在手上,就等于拿着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伤及四周的任何一个人。

      陈功迅速站起,伸展出双臂,挡在了阮筱婷的面前,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喝道:“你这个疯女人,不准伤害我姐姐!”

      “啊,不,警察同志,我,我不是……”

      看到眼前的陈功跟阮筱婷都是紧张戒备的表情,杨依依顿时就慌了,感觉手里的枪就像是刚出油锅的热油一般,十分的烫手,“你,你们误会了,我,我不是要朝你们开枪……”

      杨依依说着,黑幽幽的枪口却是不知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对准了陈功,唬得她急忙想要脱手,不想慌张之下,一不小心,就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枪响传来,陈功忽然感觉眼前黑乎乎的。

      剩下的事情,陈功就不知道了。

      陈功从床上爬起,看到自己竟然是光着膀子的,只是,不知道什么,自己的已然多了一条,裤裆之处鼓鼓的,硬硬的,一坨很有男人味的东西。

      “我擦,你真无耻,都中枪了,还不忘晨勃!”

      陈功低着头,鄙视了自己的巨物一眼,然后想起了自己受伤的部位,于是就伸手捏了捏肩头,却是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痛苦,不禁一脸的疑惑,喃喃的自语道:“我明明都中枪了的,怎么会不疼呢……”

      就这么想着,陈功的手掌稍微一使劲,还是不疼。

      “看来欲知真相,得问问姐姐了。”

      陈功起了床,然后缓步朝卧室外面的阳台走去,看着阮筱婷依然抬着头,面向着蓝天,深深的思索着,一股清淡的沁香,就飘入到了陈功的鼻息之间,一瀑如洗的秀发,线条柔软的后背,黑色的毛呢超短裙包裹着的翘挺浑圆,深黑的网状丝袜,迷人的小腿儿,深深的刺激着陈功之物的蓬勃发展,“姐姐好香哦!”

      欲念一起,陈功忽然嘴角一扬,露出一丝邪恶的弧度。

      陈功慢慢的蹲下了身子,使得自己的头部刚好能够与阮筱婷的黑色毛呢超短裙平视,然后伸出了一只手,轻轻的探进了裙底,在阮筱婷的大腿上面抚摸起来。

      “啊?”

      敏感部位被刺激的阮筱婷,娇躯瞬间就一阵酥麻,猛的一个转身,陈功的手就随之转移到了她的前面,那上面微微隆起的肥沃部位,“弟弟,你……”

      “姐姐,好久不见!”

      陈功的一只手,在阮筱婷的裙底抠弄着,抬起了头,仰视着阮筱婷,笑道:“弟弟这么弄,你是不是感觉很舒服?”

      “嗯……”

      阮筱婷感觉渐渐发热,微微颤抖起来,俏脸一阵滚烫,眼眸有些迷离,喃喃的说道:“弟弟,你不用担心的,那个女人不敢再告你她了。”

      “因为她猥亵我这个未成年少男,对吗?”

      陈功眯着眼睛,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朝上方瞥去,阮筱婷淡蓝色的女式警服,立领微微外翻,第一粒和第二粒纽扣都没有扣上,露出胸口白皙粉嫩的一片,迷人的,直入陈功的眼帘,衣衫紧裹之下的**,更加的凸出,陈功看得口水直流,喃喃的说道:“姐姐!”

      “嗯?”

      “姐姐,你好香!”

      陈功说完,也顾不得阮筱婷的娇羞,直接撩起了她的裙底,轻轻的褪下了乳白色的性感,望着眼前魅惑动人的一片肥沃芳草之地,忍不住伸出了舌头,舔了舔嘴角,说道:“姐姐,你的下面好好看哦,弟弟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品尝一番呢!”

      陈功的头缓缓的向前伸去。

      “婷婷,婷婷!”

      然而就在这时,从阳台下面传来了一道男人的喊声,似乎要喊的人,就是阮筱婷。

      阮筱婷不由得微微扭头,朝下面一看,顿时蹙起了眉头。

      陈功不觉十分扫兴,也露出了一个头,朝下面瞥了一眼,看着楼下的路边,站着一个长相还算英俊的男人,一米七五的样子,西装革履,于是就问道:“他是谁?”

      “他是……”

      阮筱婷叹了口气,很是郁闷的说道:“他是你二叔为姐姐指定的未婚夫,一天到晚的黏着姐姐,很是讨厌呢。”

      “未婚夫?”

      陈功的脸色开始极不好看。

      “弟弟,你也知道的,作为我们晨家的子女,婚姻大事向来都是由家长决定的,姐姐我……”

      阮筱婷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急着跟陈功解释。

      “姐姐,你不用这么急着跟我解释的。”

      陈功摇了摇头,斜睨了一眼楼下的男人,注视着阮筱婷的双眸,问道:“上过床没?”

      “啊?”

      阮筱婷闻言,顿时就羞红了脸,连忙一个劲儿的摇头,说道:“讨厌了,我们连手都没有牵过呢,上什么床呀?你这个小脑袋瓜里面,都装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思啊?”

      “那就好!”

      陈功嘿嘿一笑,很是霸道的说道:“就算姐姐以后结婚了,也只能跟我一个人上床!”

      说着,陈功又低下头来,再一次面对着阮筱婷下面的幽谧芳草之地。

      此时的阮筱婷,一张俏脸上满是淡淡的红霞,两条细细的眉毛拧在了一起,双眸紧闭着,胸脯剧烈的起伏,似乎已经意识到即将要发生什么事情,尽管潜意识里想要抗拒,但是自己竟然一点儿拒绝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下意识的,阮筱婷的口中发出低低的娇叫:“弟弟,你不要……这样对姐姐……好吗……”

      “不好。”

      陈功轻轻摇头,一双色迷迷的眼睛,十分爱恋的注视着阮筱婷的洞口,柔声说道:“姐姐,你也是一个女人,需要男人疼爱的,就让弟弟好好爱你吧。”

      阮筱婷的十分平坦,一如平川,美得炫目。红色的性感小横在了阮筱婷的双膝之间,发出似有似无的淡淡沁香。陈功忍不住嗅了嗅鼻子,十分贪婪的吸允起来。看到陈功如此迷恋自己的身体,从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阮筱婷又是娇羞,又是喜悦。

      阮筱婷两条白嫩的美腿微微张开着,亮着眼,两片红嫩的显得很是娇羞,将那条原本就狭小的蜜缝,给挤压的更加的紧密了。有些许亮泽的覆盖下来,有些杂乱无章的遮掩住着,让阮筱婷的有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

      “姐姐,我来了!”

      陈功叫了一声,就伸出了舌头,开始着阮筱婷的,并且卷起了舌尖,不断地伸进她的两片之间的蜜缝里面,快速地舔着。

      “嗯……唔唔……弟弟……你……噢噢噢……弟弟你……你不要……不要再舔……舔姐姐的了……姐姐……姐姐受……受不了了……”

      瞬间传来的感官刺激,让阮筱婷禁不住颤抖起来。

      阮筱婷的嫩整个儿突出,在陈功的之下,开始逐渐的开合起来,并且一张一合的,充满了无比靡的感官刺激!陈功于是就更加的兴奋了,直接吻住了阮筱婷的和,吻得她得猛挺狂摇着,黏黏的汩汩而流,陈功想也不想,张嘴就吸入到了口中吞下!

      “弟弟……”

      阮筱婷背靠着阳台,娇躯直直的挺着,在陈功的之下,绷的紧紧的,眼神无比迷离,喃喃的呻吟道:“姐姐不是告诉过你,那里……那里好脏的,不能吃……吃的吗……”

      “姐姐,我也告诉过你,姐姐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干干净净的,弟弟我很喜欢吃,一点儿都不脏……”

      陈功一边吞着从阮筱婷的里面流露出来的,一边语音不清的说道。

      说完,陈功就抬起阮筱婷的一只大腿,脸就在她的大腿内侧磨擦起来,吐出舌头去舔她的洞口边缘。

      阮筱婷的里面,不断的分泌出带着沁香的女阴味,蛊惑得陈功的早就高高的翘起来,陈功趴在了阮筱婷的大腿上,运起了舌功,继续去舔她的。陈功拨开了阮筱婷的缝,伸进舌尖去尝她的,味道有些腥鹹,滑滑嫩嫩有些稠。

      阮筱婷实在是被陈功舔得太舒服了,也顾不得楼下的那个自己所谓的未婚夫,情不自禁的主动敞开了大腿,希望陈功能舔得更深入些。

      陈功怎么会让姐姐失望呢?

      陈功嘿嘿一笑,伸手把阮筱婷的大腿举高,压向了她的胸部,让她的更加的凸出,陈功用舌头拨开了阮筱婷的,找到了口,舌头就一吐一缩,插进了阮筱婷的里面,然后旋转起来,用舌尖儿去刮她的壁。

      阮筱婷的中央的被引得凸了出来,被陈功张口含下,阮筱婷马上就起了个冷颤,从蜜缝之中喷出一大口出来。

      “天啊……姐姐……啊啊啊……姐姐要死了……弟弟……你……你舔得姐姐……舔得姐姐的好爽……”

      全身痉挛的阮筱婷忍不住紧抱着陈功的头,用力的压向她的,还摇动来磨擦陈功的脸庞,大口大口的呼着气。

      “姐姐,不要叫的这么浪哦!“陈功一边抚摸阮筱婷,一边调笑般的说道:“小声点,你未婚夫还在楼下等着哦!小心被你未婚夫看到,要被抓奸了哦!”

      阮筱婷微微别过头,朝楼下看去,果然,那个所谓的未婚夫还站在那里,一脸的疑惑,朝阳台上看来,却全然不知,这个玻璃封闭的阳台上面,正在发生姐弟的香艳事件……

      “嗯……嗯……”

      阮筱婷的两只手都紧攥着,她能感觉得出来,陈功是在很用心的品尝自己的小,从到,从道到,从外到里,从里到外,都被陈功湿腻的舌头滑过了,阮筱婷觉得心一阵发痒,再一次冒了出来,“弟……弟弟……你好……好会舔……舔……”

      陈功笑了笑,迎合着说道:“弟弟只会舔姐姐的。”

      “小坏蛋,就知道欺负姐姐!”

      陈功的话,顿时让阮筱婷羞红了脸,不敢去去看陈功的眼睛。

      陈功一阵猛舔之后,阮筱婷已经开始娇喘连连,扭动着丰满的大白腚,缝里面四溢,白嫩的脚趾绷的紧紧的。陈功伸出了中指和食指,压在阮筱婷左边的上,向右转动着,等到了右再向左转动,直到手指变得湿润了,稍稍弯曲就捅进了阮筱婷嫩红的眼中,慢慢的手指将整根没入,指甲抠到了她滑嫩的心。

      “啊……”

      阮筱婷看着那根在自己淋漓的中进进出出的手指,紧蹙着秀眉,一副痛而又享受的神情,“哦……哦哦哦……弟弟……你的……手指好……好长……啊啊……碰到姐姐的……心了……啊……”

      陈功微微一笑,加快了的速度和力量,同时快速捅的手指,也从单纯的变为了、抠挖、搅动相结合,他的另一只手向上探去,捏住了阮筱婷的一个子,两指揪着她的儿搓动,陈功仰起头,笑着问道:“姐姐,几天没摸,你的好像更大更丰满了啊,弟弟捏得你爽吗?”

      “弟弟……小……小坏蛋……讨厌……”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陈功如此下流粗鄙的话,阮筱婷的心里竟然喜滋滋的,把头向后仰着,抬起了大白,因为这时候,陈功的手指在她的浪里一通儿猛捣,让阮筱婷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她只能用声嘶力竭的叫来缓解迅速在内集结的强烈快感。

      “泄了……泄了……姐姐要…………”

      阮筱婷的两只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用力的弓紧,同时大量从浪眼喷,像一样的液体,顺着陈功的胳膊,流到了地上。

      “姐姐,你了呀哦!”

      陈功看到阮筱婷出现的现象,顿时兴奋无比,就硬得更加的厉害,性大发,他掀起阮筱婷两白嫩的一条美腿,挺起粗大的,狠狠的顶开她的缝捅进阮筱婷泛滥的。

      不过,为了避免过于暴露,而引起还在楼下等待的所谓姐姐的未婚夫的怀疑,陈功的身子矮了一截,从那个未婚夫的角度看去,使得两个人看起来,就像是重叠成了一个人。不巧的是,那个所谓的未婚夫,戴着一副近视眼镜,根本就没有察觉到陈功的存在。

      “弟……弟弟……唔唔……姐姐……姐姐要死了……姐姐的被你干的……舒服死了……”

      阮筱婷立刻就大叫了起来,心还没从刚刚被陈功的中恢复过来,正处于极度敏感的状态,猝不及防之下,又被陈功的大一干,自然是连连。

      陈功就这样当着姐姐那个所谓未婚夫的面,使劲儿的着姐姐的。他的动作频率不是很快,却非常狠,每次都直捣阮筱婷的心,还不时偷偷的瞥了一眼楼下不远处的那个傻不拉几的未婚夫,仿佛在嘲笑炫耀一般。

      陈功每狠捣一下,阮筱婷就尖叫一声。陈功的大在阮筱婷嫩红的浪里是越干越快,越干越狠。

      “啊……弟弟……弟弟你……你好会啊……姐姐……姐姐的……被你得好舒服……喔……”

      阮筱婷被陈功弄得春心大动,忍不住的个不停,越流越多,热乎乎地,陈功的被阮筱婷里的浸润得更加的粗大坚硬,硬如铁棍的用力的干着阮筱婷的浪。

      “啊……哦哦……来了……姐姐又要…………”

      阮筱婷被陈功了不过近百下,就已经达到了。

      “婷婷,你在干嘛?”

      由于阳台是封闭式的,站在楼下的那个男人还没有意识到陈功的存在,看到阮筱婷极力的扭动着娇躯,还以为她是身体不舒服了,只是一个劲儿的喊道:“婷婷,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呀?”

      陈功闻言,朝阮筱婷笑了笑,说道:“姐姐,你舒服吗?”

      “嗯……嗯……”

      阮筱婷俏脸潮红,娇羞无比的点点头,喃喃的说道:“姐姐……很舒服……”

      “那倒是。”

      陈功嘿嘿一笑,伸手指着窗外,说道:“当着你未婚夫的面,跟你的弟弟,这的确非常刺激!”

      “弟弟,你……”

      陈功的话让阮筱婷羞愧的无地自容,明知自己这么沉沦下去,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可是偏偏又抵挡不住陈功的柔情,内心十分的纠结,“你不要说了,是姐姐的错,可是姐姐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弟弟……”

      “真的吗?”

      陈功深情的俯视着阮筱婷,说道:“姐姐,既然你这么喜欢我,那你能告诉我,我明明中了枪的,为什么肩头根本就没有伤口?”

      “我也不知道。”

      阮筱婷轻轻摇头,说道:“如果我估计得不错的话,大概应该会是图的效果吧。”

      “是吗?”

      陈功眯着眼睛,说道:“这玩意儿还有快速愈合伤口的神奇疗效?”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对于你去参加李查理的订婚派对,借机试探李查理的虚实,有着莫大的臂助。”

      阮筱婷注视着陈功,说道:“弟弟,离李查理的订婚派对就只有三天了,姑姑让我来问你,你准备好了吗?”

      李查理的派对?陈功不由得眯起了眼睛,会很有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