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105章 迷奸女老师的妈妈2

      看到柳月明三下五除二,连内衣都没穿,直接就套上了外套,直奔门外而去,陈功不由得眯起了眼睛,这个特别喜欢在自己面前摆着风劲儿的女人,已经彻彻底底成为了自己的,完全按照自己意愿行事。

      有这样的女人为自己鞍前马后,别提有多爽了。

      想起从深山回来之后,阮筱婷、安晓梅、江诗晨、王艳钰几个女人被自己推演过图的之物干过之后,似乎心绪都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开始倾向自己。

      是图的效果开始发酵了吗?陈功喃喃的思索着。

      韩雅丽的妈妈不同于柳月明,这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女人,而且态度十分强硬,还报了案,非要说是自己了韩雅丽,看样子她是不将自己送进监狱是不会死心的。

      这样的女人真是欠了!陈功的嘴角扬起一丝邪魅的弧度,心忖道,就算你是小雅的妈妈又怎么样,我一样会用我的捅进你的小蜜缝,来个母女双收。嘿嘿,看你还敢不敢拆散我跟小雅!

      躺在床上等待的陈功,迟迟没有见到柳月明归来,就琢磨着柳月明是不是在韩雅丽妈妈那里吃瘪了,喃喃的想道,看样子,我亲自出马一趟,才能收服小雅的妈妈了。

      说着,陈功手掌一摊,掌心之上出现了一个淡黄色的小瓶子,里面的液体不住的冒着气泡儿,赫然正是姑姑晨佳丽赠送给陈功的晨家秘制迷情水。

      陈功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了起来,连衣服也懒得穿,就直接下了床,抖动着的巨大玩意儿,推开了房门,走向外面的客厅。

      “小雅,你怎么坐在这儿?”

      陈功抬眼一看,只见韩雅丽已经穿好了衣服,独自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怔怔的出神。

      “我……”

      正在发呆的韩雅丽,突然听到陈功的声音,不由得猛的惊醒过来,连忙扭过头,就看到陈功全身**,尤其是身下的那个玩意儿,通体乌黑,坚硬粗壮,无比丑陋,唬得韩雅丽大惊失色;“老公,你……你怎么还不穿上衣服……”

      “哎呀,小雅,你都喊我老公了,夫妻之间就该**相对,坦诚以待嘛,嘿嘿。”

      陈功眯着眼睛,一脸无谓的表情,说道:“小雅,你要是喜欢的话,也可以不穿衣服的,老公我不介意的,嘻嘻。”

      “这……这怎么可以……”

      听到陈功的话,韩雅丽慌忙缩了缩身子,仿佛她真的就是浑身**的一般,支支吾吾的说道:“我妈妈还在呢,再被她看到多难为情啊!”

      “说的也是。”

      陈功点了点头,玩世不恭的脸上,立即就变得严肃起来,说道:“小雅,我过来找你,是想请你帮我跟你妈妈道歉的,刚才的事情,是我的错。”

      说着,陈功就走到了饮水机前面,取出了一次性水杯,倒了满满一杯水,背对着韩雅丽,偷偷的将迷情水挤出了一丁点儿,掺入到了这杯水里面。

      然后,陈功转过了身子,双手捧着水杯,走到了韩雅丽的面前,说道:“小雅,你妈妈跟你婆婆在你的卧室里面谈事情,谈了这么长时间,也口渴了吧。你拿着这杯水进去,送给你妈妈喝,顺便帮我说说好话,请你妈妈原谅我,好不好?”

      看着陈功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韩雅丽没来由的一阵心软,伸出葱嫩的小手,接过了水杯,点了点头,说道:“好吧!”

      “小雅,你真好,老公爱死你了!”

      陈功开心不已,俯身就在韩雅丽吹弹可破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讨厌啦!”

      韩雅丽羞红了脸,心里却是甜滋滋的,手捧着这杯掺有迷情水的液体,欢快的朝自己的卧室里面走去。

      韩雅丽并不知道,她这一去,就将自己的妈妈,也送给了陈功。

      “亲家母啊,咱们有话好好说,这事情呢,都是可以商量的嘛。”

      在韩雅丽的卧室里面,柳月明望着怒气冲冲的韩雅丽妈妈,说道:“都是自家人,何必把事情闹大,要我看啊,不如咱们和解吧?”

      “和解?”

      韩雅丽的妈妈冷哼一声,不满的说道:“月明,小雅被你所谓的干儿子了,你知不知道,你要我怎么和解?”

      “?”

      柳月明也不干了,冷笑道:“通奸吧?”

      “你——”

      韩雅丽的妈妈一时语塞,瞪着柳月明,恼怒无比的说道:“你跟你的干儿子也是通奸吧?哼哼,真是一丘之貉!”

      “杨依依,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柳月明顿时气的浑身颤抖不止,伸手指着韩雅丽妈妈的鼻尖儿,娇斥道:“我好言相劝,你怎么这么不给面子呢!”

      柳月明差点就说出“我让我干儿子来死你”的话来。

      “咚!咚!咚!”

      一阵清脆的敲门声传来,杨依依跟柳月明同时看向了门口,只见韩雅丽站在门口,一脸的紧张,问道:“妈妈,婆婆,我可以进来吗?”

      “什么事?”

      杨依依跟柳月明不约而同的开口,话刚落音,两个女人互相瞪了一眼,双双别过头去,竟然又是同时落声道:“进来!”

      “哼!”

      这两个女人像仇人一样对峙着。

      “妈妈,是这样的。”

      韩雅丽走到了杨依依的面前,双手捧着一次性水杯,一脸真诚的说道:“妈妈,您跟婆婆商量事情,说了这么长时间,也该口渴了吧,来,喝口水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要求妈妈什么事儿?”

      杨依依伸手端过一次性水杯,说道:“不过说真的,妈妈还真有点口渴呢。”

      说着,杨依依就仰起了脖子,一饮而尽。

      “其实呢,这杯水是陈功让女儿端来送给妈妈的。妈妈,你瞧瞧,陈功他知道你口渴了,就让女儿给你送水,他多贴心啊!”

      韩雅丽终于鼓足了勇气,为陈功辩护道:“妈妈,陈功真的不是坏人,女儿真的很喜欢陈功,你不要告他了女儿,好不好?”

      “小雅,你别傻了。”

      杨依依闻言,冷笑一声,将一次性水杯捏成了一团,随手往垃圾篓里面一扔,冷冷的说道:“这男人啊,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你可千万不要这个陈功迷惑了呀!”

      “杨依依,你不要胡说八道,诋毁我干儿子的声誉!”

      听到杨依依如此贬低陈功,柳月明心里十分的不满,又将矛头指向了韩雅丽,喝道:“这里有你什么事儿啊,我跟你妈妈正商量要紧的事情呢,不要来打扰我们,出去!”

      说着,柳月明伸手朝门外一指。

      被柳月明这么一阵断喝,原本就有些逆来顺受的韩雅丽,心里尽管感觉十分委屈,但还是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转过身子,默默的朝卧室外面走去。

      看到韩雅丽出来,陈功连忙走了过去,急切的问道:“怎么样,小雅,你妈妈喝了没?”

      “喝了。”

      韩雅丽将头靠在陈功的肩膀上,感觉十分的温暖,顿时将心头所有的委屈都倾诉了出来,“呜呜呜……”

      “小雅,你要是觉得委屈,就大声的哭出来吧。”

      陈功伸手紧紧的搂住了韩雅丽的妙曼腰肢,心疼无比的说道:“老公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让你为老公,受一丁点儿的委屈了。”

      朝韩雅丽的卧室瞥了一眼,陈功估摸着,迷情水也该发挥药效了。

      “小雅,你先坐一会儿。”

      陈功扶着韩雅丽在沙发上坐下,说道:“为了你跟我能够永远在一起,老公决定了,亲自去跟你妈妈道歉,乞求你妈妈原谅老公。”

      说完,陈功就朝韩雅丽的卧室走去。

      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儿的韩雅丽,猛然意识过来,陈功全身上下都是光着的,挺着丑陋而又坚挺的玩意儿,就这么雄赳赳的走向了自己的卧室。

      额,他这个样子,是去道歉的吗?韩雅丽很想出声提醒陈功,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亲家母,你考虑一下我说的话吧。”

      等到韩雅丽离开之后,柳月明又开始游说杨依依,只不过说话之间,柳月明看到杨依依似乎渐渐有些不正常起来,于是就关切的问道:“亲家母,你没事吧?”

      此时的杨依依,光洁如玉的额头上,沁出了点点汗珠,晶莹闪亮,剔透无比,白皙的脖子下面,第一粒纽扣已经解开。但是不出十秒钟的时间,杨依依又伸手,解开了她的第二粒纽扣。

      这样的话,杨依依里面的红色胸罩,就很清晰的显现出来。

      “嗯,热,好热……”

      杨依依不住的摇着头,一阵口干舌燥,浑身上下就像是被火烧了一般,无比的滚烫,表情十分的纠结,喃喃的呢语道:“怎么会……这么热的……”

      看到杨依依这幅奇怪的样子,柳月明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水……我要喝水……”

      杨依依的嘴唇已经近乎干燥,眼眸像是蒙了一层雾霾一般,无比的迷离,似乎正在忍受着极大的苦楚,呻吟道:“给……给我……水……”

      “水来咯!”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门又一次开了,全身光溜溜的陈功走了进来,伸手托着他的巨物,向上挺了挺,打之处已经滴出了一丝亮晶晶的液体。陈功露出一脸邪魅的笑意,不无邪恶的说道:“把嘴巴凑过来,让你喝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