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AAAAA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

003章 教你玩女人

      妖娆女人无限娇媚的模样,霏靡的语气,不禁让陈功的心,怦怦直跳起来。

      眼前的这个妖娆女人,衣着性感,千娇百媚,举手投足之间,给人一种暧昧的暗示。

      天生就是个尤物啊!

      此时,电视机里面播放着的岛国爱情冻作片,已经进入了部分,不时传来喘息呻吟之声,陈功喉结耸动,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气,呼吸有些急促。

      妖娆女人看着陈功的窘态,更是笑的花枝乱颤。

      妖娆女人诱惑的说:“你,是不是很想上我?”

      说着,妖娆女人不待陈功回答,就伸出葱白的手指,轻轻拨拨自己的吊带,顿时香肩裸露,春光无限。

      陈功的眼睛立即就直了。

      陈功猛地点头,说:“是啊,是啊!”

      陈功恨不得马上就扑倒妖娆女人。“呵呵,雏男就是雏男,这么猴急。”

      看着陈功欺步进前,一脸的急切,妖娆女人这次没有躲闪,只是站在原地,笑眯眯地说:“将来的大学生活,会充满诱惑,不如让我现在教你怎么玩女人,以免将来被女人玩,坏我大事。”

      “教我玩女人?”

      妖娆女人的这句话,让陈功心潮澎湃。

      妖娆女人伸手,搂住了陈功的脖子,凑过艳红的嘴唇,呵气如兰,堵住了陈功的嘴巴。

      “唔……”

      陈功喘不过气,有一种被妖娆女人强迫的感觉。直到陈功几乎就要窒息的时候,妖娆女人这才放开了陈功。

      看到陈功憋得通红的样子,妖娆笑得开心不已,伸出丁香小舌,在唇边舔了舔,一脸回味的说:“果然是雏男,有一种青涩的味道。”

      妖娆女人如此风,媚眼如丝,看着陈功,就像是一盘美味佳肴一般。特别是妖娆女人三番五次称呼陈功为雏男,不禁让他心里十分窝火。在这个年代,不管男女,只要前面带个“处”字,就会被人嘲笑。

      陈功只觉唇齿留香,十分舒服,似乎又猛然想起了什么,顿时蹙目,一脸沮丧的说:“我可怜的初吻,就这样没了吗?”

      “你哭丧什么,不就是初吻而已。你知不知道,当今世上,有多少男人主动向我献出初夜,我都懒得看他们一眼。”

      妖娆女人笑眯眯地说着,伸手摸向了陈功腹部以下某个敏感部位,手指轻轻地摩挲着,虽然隔着一层衣物,但仍然能够带给陈功一种别样的刺激。陈功的身体忍不住一颤,反手抓住了妖娆女人的手,顺势一拉,立即就将妖娆女人拉进了怀里。

      谁知,妖娆女人咯咯一笑,反客为主,蛇腰扭动,再次搂住陈功,一条丁香小舌,霸道的撬开了陈功的嘴巴,伸进里面,一阵缠绕。很快,陈功就在这温热之中,显得意乱情迷。

      妖娆女人凑到陈功耳边,轻声说道:“你记住了,这个就叫做舌吻。”

      “知道女人身上最敏感的三个部位是哪里吗?”

      接着,妖娆女人继续着她的解说,一双纤纤细手,不住的在陈功身上游走。

      在妖娆女人的撩拔之下,陈功腹部以下的某个敏感部位,已经一柱擎天。

      “说的再多,不如实践来的深刻。”

      陈功俯视妖娆女人,笑眯眯地说:“富婆姐姐,我们看我还是先把我这雏男之身给破了吧。”

      陈功嘿嘿一笑,立即就抱住了妖娆女人,死死抵住,温香软玉在怀,柔软温热,让陈功爱不释手。

      只是,妖娆女人身如泥鳅,光滑无比,却是从陈功的怀里抽身出来。妖娆女人面露遗憾之色,说:“我也很想帮你破处,只不过,我却没有这个福气了。”

      陈功不由得一怔,疑惑的问道:“为什么?”

      “你看!”

      这时,妖娆女人伸手往门外一指,门外立即就响起了猛烈的敲门声。

      陈功蹙目,不满的喊道:“谁呀?”

      外面传来霸道的回答:“我们是扫黄打非小组的,例行盘查,赶紧开门!”

      “我擦!”

      听到门外的喊声,陈功顿时就慌了神。

      在陈功惊慌之际,妖娆女人身如幽灵,闪电般奔到窗户跟前,身子瞬间萎缩,变得无比柔软,竟然从狭窄的栏杆之间钻了出去,让陈功看的目瞪口呆。

      妖娆女人只留给陈功一句声音飘忽的嘱咐:“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你要记得去报道哦!”

      天,这是人能做到的事情吗?

      妖娆女人的逆天本领,看得陈功怔怔出神,以至于外面扫黄打非的声音愈来愈大,他都没有注意到。

      “砰!”

      一声巨大的破门声响起,陈功这才惊醒过来。

      小小的出租房,立即就围满了四五名警察。为首的警察虽然是一名女警,但是却一脸的威严,瞪着陈功,说:“有群众举报,这里是涉嫌买嫖娼的窝点,我们需要严查。”

      “误会啊!警花姐姐!”

      陈功举起双手,一脸的无辜:“我一向都是奉公守法的呀!”

      “哼,奉公守法?”

      为首的女警脸色一沉,伸手指向电视机,冷冷的说:“那是什么?”